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六百八十四章 痴痴而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几天后,梁山顺利接手防卫队,刘玉则准备过些日子便带队下矿道,午间,前去高阳城运回卫所日常补给的几名弟子返回了营塞。

至从发生孟生茗等人合伙偷卖矿物之事后,卫所的日常补给,便安排防卫弟子轮流前去高阳城运回。

此次随这几名弟子一道返回的,还有一翩翩仙子与一灰发老道,那仙子冰肌玉骨,容貌倾城,修为高深,落下一双美目便盼望四周,神情透着激动,灰发老道则跟在仙子身后。

“玄霆师伯!有人找!”从高阳城返回的数名弟子中,一名弟子领着这二人径直来到的玄霆执事的住屋门前。

“月儿…”刘玉闻声开门,不由一愣,月儿竟站在门外。

“师尊!”两人进屋,刘月儿双眼泛红,恭敬拜道。

“月儿,你怎么来了!”刘玉忙上前将刘月儿托起,摘去脸上的面具,仔细瞧了瞧月儿,这丫头容貌越发清绝,褪去稚气,多了份成稳,看得出已能独当一面,是真长大了,心中不由很是欣慰。

“弟子在宗门听说卫所遇袭,心中甚是担忧,师尊你没受伤吧!”刘月儿忧心说道,卫所突遭轮回殿偷袭,死伤惨重的消息在宗门传开后,刘月儿便向宗门告假,嘱咐好店内事务,便赶来鬼林探望。

“师尊没事!”刘玉笑着说道。

“芝姐她…!”想到师叔唐芝惨死,刘月儿不由哽咽,早知如此,当初她就应极力反对芝姐驻派此地,唐芝转为鬼修一事,乃宗门隐密,刘月儿并不知情,只得知了唐芝已战死的消息。

“这位是?”刘玉便要同月儿说出师妹已转修鬼道,但看了一眼月儿身后站着的灰发老道,并没有立即开口。

“弟子刘长松,乃九正刘氏之后,拜见高祖!”灰发老道立即俯身跪拜。

刘长松年事已高,听师姐此行是前去探望高祖,便主动要求跟来,希望死前能与高祖见上一面,且师尊玄芝陨落,他也需跟来祭奠。

“起身吧!”刘玉眉头微皱,之前他还在北地时,就从师妹、月儿的来信中知晓有这么一个后人,只不过一直没见上面,观其貌,从其身上隐约能瞧出几分当初爷爷的影子。

“这件鹤袍乃家中女眷缝制,还请高祖收下!”此次前来拜见,刘长松不知备上什么贺礼,高祖修为高深,他能拿出手的法器、丹药,定是入不了高祖的眼,最后其妻与四个女儿通宵达旦数日,这才赶制出了这件仙鹤贺寿袍,也算是一份心意。

“有心了!”刘玉接过这件仙鹤贺寿袍,红锦为缎,白玉蚕丝于正前绣出一头长寿仙鹤,内衬刺有一行小字“贺玄玉高祖二百岁大寿!”,虽说十八年前,自己已达二百寿元,修道之人也无过寿一说,但由此可见刘长松一家也算有心了。

“九正刘氏后人除你外,可还有修道者?”刘玉将寿袍收下,开口问道。

“就长松一人!”刘长松神色黯淡回道,族中百年来也就他一人身怀灵根,灵根血脉稀薄,在师尊唐芝的撮合下,娶了唐家一女修,共生二男四女,可惜皆为肉身凡胎。

“贫道当初返回云州时,去过一趟九正老宅,族人皆已搬去正阳府,如今可好?”对此刘玉到是无所谓,接着随口问道。

“本家三侄儿刘涛时任正阳知府,其它支族的族人也或为官,或行商,过的皆算富足。”刘长松忙回话道。

“那就好!”刘玉点头,随后问起了一旁的刘月儿:“你师兄近来可有来信,你来此,店里生意怎么办?”

“师兄他与天遗前些月来过信,说一切安好,符店弟子已托玄翰师伯照看些日子,弟子那几位徒弟也会帮着看店,师尊放心!”

“芝姐被害当日,究竟发生了什么?”刘月儿说着说着又不由哽咽。

“先跟为师去拜见六长老,师妹的事晚些为师再与你说!”刘玉说完便带上两人出了屋,先是前去问候浩弈真人,随后找了两间空闲营房给两人歇脚,既然来了,便留下多住几日。

“月儿可休息了?”午夜时分,刘玉独自一人来到月儿落脚的屋前,敲响了房门。

“师尊快进屋!”刘月儿正在打坐调息,听到敲门声,立即下床开门。

“走!随为师去一个地方!”刘玉转身带路说道。

“去哪?”刘月儿跟上好奇问道。

“路上说!”刘玉招出飞剑,带上刘月儿朝着鬼林中的药坑村飞去,唐芝此刻便在此村修行,路上刘玉将唐芝转修鬼道一事,与其间的利害关系告诉了月儿,刘月儿是即惊又喜。

“月儿,你来了!”不久,两人便赶到药坑村的一间石室前,石室内飘出一身披罩帽黑袍的女子,正是唐芝。

“芝姐,你…”望着罩帽下阴气弥漫的无相雾团,刘月儿不由双目滑落,捂住嘴,说不出话来。

“快进屋坐!”唐芝将刘玉与月儿请入石屋,屋内除了摆有一张石桌与几个石凳,就剩内墙旁布下的一座聚阴法阵,整座石屋显得空荡荡。

“月儿,无需替芝姐难过,肉身虽毁,但仍可修行,只不过不能走出此林,以后不能去看月儿你了。”唐芝安慰着说道,生魂清醒后,唐芝便坦然接受了这一切,那妖女被师兄所杀,大仇得报,转为鬼修,能多陪师兄几时,是几时。

“芝姐,月儿往后一有空,便会来此地看你!”刘月儿忙说道。

“师兄,你去廉风师兄那坐会,小妹与月儿说会话!”唐芝支开刘玉说道,丰弈陨落后,廉风便成了鬼村的管事,卫所遇袭当日,丰弈赶去卫所支援,令廉风留下看守鬼村,以免有弟子乘乱潜逃。

“好吧!”刘玉无奈被赶出,只能去廉风师弟那坐坐,也不知两人要说些什么悄悄话。

“月儿,你是不是喜欢你师尊?”两人寒暄片刻,唐芝突然问道。

“芝姐,你,你,你说什么呢!”刘月儿脸色顿红,说话都结巴起来。

“你这妮子的那点心思,瞒得了别人,能瞒过芝姐,知道你这妮子之前有意让着芝姐,但如今芝姐已成这幅鬼样子,往后师兄便交由你来照顾。”唐芝苦笑着说道。

这丫头筑基后,仍留在师兄的玄玉洞府住,说是好替师兄打理洞府,每次师兄北地有回信,这丫头能高兴小半年,宗门内多少俊杰提亲,皆被这丫头一口回绝,这些唐芝皆看在眼里。

“芝姐,你不要瞎说,传出去会坏了师尊声誉。”刘月儿低着头说道。

“你师尊修行二百载已达七府,至今孤身一人,又屡立功绩,你不上心,等师兄返回宗门,定是一香饽饽,招来野花浪蝶不说,各世族也将上门联姻,若师兄他给你娶回一师娘,到时有你后悔的时候。”唐芝故意吓唬说道。

“可是,可是若月儿与师尊在一起!免不了有人会说闲话!”刘月儿羞红了脸说道。

“玄木师祖其道侣红夕仙子,之前也是玄木师祖的弟子,宗门可有人敢说闲话?吾辈修行之人,无需理会那世俗礼教,两情相悦,遵循本心即可!”唐芝忙开导说道,宗门内师徒结为道侣并不少,无需理会一些人的闲言碎语。

“闲话月儿不怕!就是不知师尊他能否接受月儿!”刘月儿坦露心迹说道,若是之前,她打死也不会承认对师尊的这份倾慕。

但如今师叔唐芝成了鬼修,与师尊已无可能,心中的那道禁锢已然消散,若是能与师尊结为道侣,那可就太好了,就不知师尊能否看得上自己?

也不知夜里两女都说了些什么,刘月儿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异样神采,御剑返回卫所时,说有些累,主动跳上了师尊刘玉的飞剑,路上一双美目痴痴地望向师尊的背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五胡之血时代盖世双谐信息全知者终末忍界反叛的大魔王玄尘道途奸夫是皇帝你老婆掉了绝对一番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相邻小说
母皇饶命余生一个程延之奇怪的鬼仙庭封道传明星爸爸宝贝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