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六百八十三章 八卦追凶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营塞倒塌的房屋,皆已重新建起,膳堂,澡堂,成排的营房,一间石砌土糊的单间营房内,刘玉静坐木桌前,桌上摆着一青色木牌,一古色药匣,这两件物品皆是从柳真妙储物袋中所得,很是特殊。

青色木牌只有巴掌大,上刻通灵,摄魂法咒,应是一枚类似御兽令用来控制灵兽的法器,不过此时木牌上已布有几道裂痕,正散发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灵识探入,木牌摄魂铭文中还残留有几丝残魂。

“天师敕令,元炁破虚,八卦追凶,显!”这些天刘玉心中隐约已有猜想,为验证心中所想,刘玉双目一闭,凝息聚神,双手结成八卦法印,一声咒吟,施展出“天师真言·八卦追凶术”,身前立即凭空浮现出一座先天八卦堪舆阵。

阴阳双鱼阵中盘旋,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八卦列于内圈,二十四山位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八天干甲、乙、丙、丁、庚、辛、壬、癸,四维乾、巽、艮、坤浮于外圈。

“以魂为引,破虚定位,现!”桌上木牌浮起,飘至阵心,刘玉又是一声咒吟,大量魂气由宫门穴而出,汇入虚空八卦法阵。

阵中艮丑位亮起一颗红点,不过只闪烁了数下,便消散,而刘玉此时已是满头大汗,喘着粗气,忙倒出一碗“清魂液”饮下。

此术极耗魂气,且刘玉才初步掌握,以目标毛发、血液、魂丝等皆可为引,锁定目标方位,可视为法术版“监戍盘”。

不过其玄妙远非“监戍盘”可比,精通之术后,不单可锁定目标具体方位,还能测出距离,不限目标远程追踪。

从死去怒冬那得到的修炼秘卷的介绍上,可知此术乃是一门上古占卜奇术,大成时据说能触及法则之力,无需实物,以目标道号,八字,或姓名,便有几率推算出目标身在何处,施术者修为越高,魂力越强,成功几率便越高,同样也就越精准。

可惜那册修炼秘卷上,只记载了前半部,最多只能修炼至小成,后部修炼法诀,或是那怒冬当时并未舍得交出,又或是冬水盟就只有这前半部,且刘玉猜想这种可能性极大。

“八卦追凶术”刘玉并不熟练,方才的占卜,只得到一个模糊的方位,那便是目标正朝落风海方向而去,距离的远近并没测出。

但有一事,刘玉可肯定这枚木牌,定是柳真妙怕那条魔虫反噬,摄其部分魂体以来控制此虫的一枚兽魂令。

只可惜柳真妙身死,木牌中囚禁魔虫的部分生魂,已破禁而散,此令已失去功效。

但刘玉还是将木牌小心收了起来,这魔虫嗜血残暴,如今摆脱束缚,或将为祸一方,留下此令,也算是留一后手。

置于桌上剩下的古色药匣,刘玉不由皱眉,药匣刘玉之前找开过一次,盒中存放有一颗龙眼大小的深蓝玉丹,药香浓郁,且此丹蕴含的强大药力,透着澎湃的生机,乃是刘玉今平所见最强。

即便当初修炼“罡煞太极化元术”时,花重金购来的“罡元参”,其蕴含的元炁也比这颗玉丹稍逊一筹,可见此丹定是某种罕见的稀有灵丹,这几天刘玉仔细回忆看过的所有丹书,古籍,也未能认出此丹。

想知道此丹是何丹药,究竟有何功效,刘玉心中已有两个方法,一是抽空前去高仓城购药时,问问百杏林的掌柜,百杏林分店遍布东元,定能认出此丹。

二是现在便带上药匣,前去拜访同样身处卫所的六长老浩弈真人,浩弈前辈见多识广,想来也应知道此丹是何物。

不过刘玉仍有些犹豫,若是此丹太过名贵,浩弈真人是否会生出些想法,斟酌片刻,刘玉不由摇头自嘲,浩弈前辈于心境上多次指点自己,为人正派,于宗门内口风极佳,自己竟暗自揣测,实有小人之嫌。

“弟子玄玉拜见六长老!”刘玉随即出了屋,来到浩弈真人的住处上门拜见。

“是玄玉啊!快坐!”白裕成笑着招呼道。

“弟子此来是有一事想请教前辈!”刘玉坐下立即说明来意。

“何事?”白裕成给刘玉倒上一杯凉茶问道。

“谢前辈!”刘玉双手端过茶盏,轻呡一口,随后取了方才的古色药匣,接着直言说道:“弟子击杀那红樱,其储物袋中一古怪药匣,盒中丹药弟子不认识,拿来请前辈看看!”

“哦!”白裕成随即接过药匣打开,一股浓郁的药香瞬间弥漫开来,脸色顿变,诧异地看了一眼刘玉。

此子还真不拿他当外人,这药匣中的深蓝玉丹,白裕成一眼便认出,不就是一颗珍稀的“鲸元丹”。

白裕成之所以如此肯定,那是因为前些日子在上交宗门的那批物品中,也发现了一颗“鲸元丹”。

那丹是从那名轮回殿体修的储物袋中找到的,过些日子后,才通过万药谷了解到,这位体修的名号为“血狼”,正是当年梨水洲荀家灭门惨案的主凶,为此万药谷还特意向宗门道谢。

“此丹名“鲸元”,师侄外驻北海州百年,想来应听说过!”白裕成盒上药匣,盯着刘玉缓缓说道。

“什么?这是“鲸元丹”!”刘玉先是一脸震惊,随后便是狂喜,“鲸元丹”是何物,他当然知晓。

渡劫前服下,短时内可大幅增强肉体强度来抵御雷劫,增高进阶金丹境的成功率,对筑基期修士来说,无异于仙丹。

“确为此丹!”白裕成一直盯着刘玉,见刘玉狂喜之态,不像假装的,看来此子真不认识此丹,是自己多虑了。

此子为人处事,他多少有些了解,加上过往对宗门的忠诚来看,并不是那等卑劣之辈,应做不出小人之径,从那青花或血狼的遗物中,偷取一粒此丹,故意前来自己面前,装腔作势。

“太好了!”刘玉仍陷兴奋之中,自语念叨。

“此丹算得上天生地宝!快收好,轻易莫于人前显露,所谓怀璧其罪,其意不需贫道多说了吧!”如此贵重之物,此子愿拿来向自己请教,敬重与新人已无需言表,也不枉自己几番指点,此子一路走来,确可看出为可造之材,白裕成不由点点头。

“弟子明白!多谢前辈指教!玄玉就不打扰了!”刘玉将药匣收回,起身一拜,便要告辞,以免打扰浩弈前辈静修。

“不急!再喝会茶,一会长山会领宗门新下派的防卫都头前来,新都头上任后,师侄便可恢复矿监一职。”白裕成抬手说道。

这段时间来忙着新建营塞,加上需巡防鬼林,所以矿队一直未下矿,刘玉也暂代了一些日子的防卫都头。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长山道人便领着一高瘦中年道人前来,宗门新下派的这位执事道号“梁山”,新晋筑基期不久,修为不过二府,但如今鬼林有浩弈真人坐镇,新执事修为的高低已不重要,多个人手就行。

一阵寒暄,长山道人便回高阳城去了,刘玉带上这梁山在营塞内转了圈,同几名防卫队头碰了碰,认了认脸,便回了自己的营房,等明后两天,再陪此人去鬼林巡视几次,便能完成交接。

“师叔可方便!”刘玉才回屋不久,门外便有人拜访,来者正是新执事“梁山”。

“师侄有事?”才分开,自己前脚才到,对方后脚便至,显然是有事,刘玉请其入屋坐下说道。

“这是晚辈的一点心意,还请师叔收下!”只见来者突然取出一沓灵票放于桌上,随后朝刘玉恭敬一拜说道。

“师侄你这是…”刘玉不由一愣,这是唱的哪出啊?看这沓灵票的厚度,面值少说也有五、六十万低级灵石,初次见面就送如此重礼,此人是何意思?

“师叔!听晚辈慢慢道来,晚辈乃高阳何家后人,姓何,名义!本家先祖与那孟家联姻,不想竟是引狼入室,那孟家欺人太甚,施阴招暗中害吾族人,占吾族大院,霸吾族祖业,有那钧山在,何某是敢怒不敢言!”

“万幸师叔发现这狼心狗肺之辈,以公谋私,盗卖宗门矿产之事,东窗事发后,宗门下令缉拿孟家上下族人,晚辈这才拿回祖业,师叔对本族大恩,孟家定永世不望!”瘦高的何义激动叙说道。

原来这梁山道人,乃高阳何家后人,何家这些年一直受孟家欺压,族人凋零衰落,几近亡族,何义乃何家这辈唯一的黄圣宗弟子,灵根资质也不错,乃是金系单灵根。

可惜被迫拜在了孟生茗门下,修行很是艰苦,修为上一直受到孟生茗有意无意的压制,灵石短缺,后又被派去偏僻小县城担任天师,呆了足足十年,若不是刘玉将孟生茗击杀,何义这一辈休想筑基。

“这等望恩负义的叛徒人人见而诛之,无需如此,这些快收起来!”听完何义的倾诉,刘玉这才知晓其中隐情,何家受孟家欺压,早前刘玉也从一些卫所弟子口中听说过,但没想到这厮竟如此狠绝。

这人心术不正,想想此人过往的恶劣行径,这等事他确实做的出来,何义所说,应无谎言,也就是说自己无意中帮何家夺回了祖业,不过这些灵票,他到是不好收,自已就地击杀孟生茗,也存有私心。

“师叔快收下!”见刘玉不收,何义忙说道。

此行他主动申请前来卫所任职,一是离老家高阳城近,好照料家中生意,二是,特意来拜谢玄霆师叔这位大恩人,若无玄霆师叔,何家与他何义岂会有翻身之日?

“这些贫道真不便收,若师侄真有心的话,可否帮贫道一个忙?”眼见推脱不开,刘玉无奈说道。

“师叔快请说!”何义立即说道。

“何家既收回祖业,想必高仓城的那间符店也已收回,可否帮贫道留意坊市,收购一些符材?”刘玉直言说道,趁着还在卫所任职,刘玉想尝试着绘制宗门所赐的“五毒爆瘴符”。

如今他手头还宽裕,暂时不缺灵石,鬼林的阴气也正好适合绘制此符,不尝试一畨有些可惜了,就是绘制此符的各种符材,不太好找。

当初才来鬼林任职时,刘玉就知道孟生茗在高仓城有一间符店,现在想来已换主何家,正好托其于坊市,收购这些符材。

“还请师叔将所需符材列出,弟子让族人于坊市多留心,定帮师叔购来这些符材!”何义一口应下,当看到刘玉列出的符材后,面上不由挂上了猪肝色,黑烟毒蟾蟾皮、碧眼蜈蚣毒血、枯崖壁虎涎液这些都是什么?他是听都没听说过。

“这些灵材品阶皆不低,且十分偏门,能收到就收,收不到也无防!”刘玉见何义脸色,忙开口说道,对于能收到多少灵材,刘玉其实也不报多少希望,这些灵材宗门一定有,到时跑一趟高仓城,以灵石或贡献点应能换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五胡之血时代盖世双谐信息全知者终末忍界反叛的大魔王玄尘道途奸夫是皇帝你老婆掉了绝对一番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相邻小说
母皇饶命余生一个程延之奇怪的鬼仙庭封道传明星爸爸宝贝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