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174章 玉剑真人,他不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陆沉在山顶默默望着,望着两人泼泼洒洒,望着两人洗洗搓搓,望着两人在潭边水边追来跑去,欢声笑语,打打闹闹,将一切尽收眼底。

“真好......”

直到两人穿好衣衫,陆沉才收回目光。

两人联袂飞上山巅,当真恍如仙子一般,只一眼就发现了山顶的陆沉,玉玲珑俏脸微变,质问道:

“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啊。”

陆沉满脸人畜无害,疑惑道:

“怎么了?”

“真的?”

“楚依依可以作证!”

玉玲珑闻言神色略缓,一旁的花白雪却是神色复杂,相比于玉玲珑的心思简单,花白雪却是吃足了陆沉的苦头,不需细想就知道此刻定是满口谎言,至于那只狐狸精,成天和姓陆的眉来眼去,能信才怪。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见,看就看吧......”

花白雪暗叹一声,撇过头去,将面纱戴在脸上,遮住白里透红的容颜,也不敢对玉玲珑说破,她真的害怕陆沉的“报复”。

陆沉心中暗笑,正色道:

“外面出了件大事,事关你们牵情宗存亡。”

“什么?”

玉玲珑大惊失色,纤手抓住陆沉手臂,催促道:

“快说,快说呀!”

“好好!”

陆沉点头,也不隐瞒,当即将清虚道君与张鹤年对弈的一幕说了出来,末了提议道:

“除了清虚道君刻意回护的天目宗,对东麓其他宗门而言,都是一场生死劫难,不过,张鹤年志在地劫之气,也没时间对你们穷追猛打,只需暂避锋芒,等对方离去后,重启山门即可。”

“你说的很对!”

玉玲珑逐渐冷静下来,感激道:

“这一次多亏了你,不然,我牵情宗怕是在劫难逃,我要立刻给掌门师姐传讯,劳烦你将我送出去吧。”

“举手之劳。”

陆沉笑了笑,带着玉玲珑和花白雪出了【蔤蔤桃源】,相比于玉玲珑的急切,花白雪的表现就平静了许多,她毕竟只是牵情宗的客卿长老,半路入门,虽说待了十余年,却也只是将牵情宗当成了一个栖身之所。

要说有多少真感情,那恐怕是想多了。

三人出了秘境,陆沉当即施展出道术【乾坤无距】,带着玉玲珑一脚踏进幽幽通道,转眼间出现在外界。

“嘶~~”

刚刚出来,陆沉衣袖中忽然响起两声嘶鸣,两条青蛇从袖中钻出,瞬间膨胀成两条腿粗的巨蟒,直接扑向不远处的虚空。

“嘶~~”

“噌!”

不等青蛇扑至,虚空中骤然响起一声剑啸,一道身影凭空显现,对方手握三尺玉剑,随手一挥,便有两道剑气飞出,在青蛇头上划开深深的伤口,两条青蛇却是毫不在意,张嘴吐出两道青光反击。

“咦!”

对方微微有些惊讶,长眉一挑,挥剑又是一斩:

“剑盾!”

只见剑光微闪,一面琉璃盾凝聚在身前,直接将青光挡下,却见两条青蛇忽然化小,绕过琉璃盾直扑而来,对方神色一凝,虚空后退数步,一道道犀利剑法施展而出:

“云霞赤锋剑罡!”

“离阳青光剑壁!”

“乾天五雷剑气!”

“分光明水剑雨!”

......

【名称】:玉剑真人

【信息】:三境通玄真人

......

玉玲珑惊讶道:

“这人是谁,好可怕的剑法。”

“玉剑真人!”

“是他!”

玉玲珑脸色微变,诧异道:

“他怎会出现在这里?”

陆沉望向压着两条青蛇不停出剑的玉剑真人,略一思索,便猜到了缘由,解释道:

“灵剑山距离此地也就几百里,我施法时的动静太大,多半被他感应到了。”

“这如何是好?”

一位三境真人窥伺,让玉玲珑一阵惊慌。

陆沉摇头道:

“你先传讯吧,一个三境真人我还不放在眼里。”

“好好!”

“好大的口气,唐煌别离剑歌!”

玉玲珑刚应了一声,玉剑真人一声长啸,声动九天,只见道道凄厉剑光攒射,两条青蛇瞬间被分尸当场,对方手捏剑指,手中玉剑往前一送,轻叱一声:

“去!”

“噌!”

三尺玉剑化小,随着一声剑鸣,化作剑光向陆沉刺来,又快又急,陆沉脸色不变,右手对着前方轻点,只见一枚五铢钱从天坠落,重达十万八千斤,“当啷”一声,砸在飞来的剑光上。

“噌!”

随着一声颤鸣,剑光重新化作玉剑从空中坠落。

陆沉不等玉剑真人变招,伸手一点眉心棺椁印记,轻喝一声:

“九天入墓!”

“刷!”

一口黑棺冲天而起,方圆十里尽数化作一片漆黑,只见黑棺倒转,无穷吸力对着玉剑真人罩下,身体不由自主向黑棺飞去。

玉剑真人脸色大变,疯狂捏动剑诀,怒喝一声:

“护命虚元剑甲!”

“蹭蹭蹭~~”

一把把长剑出现在玉剑真人背后,如同孔雀开屏般遮住了身体,他的身形一顿,对着头顶黑棺猛然一指:

“去!”

“蹭蹭蹭~~”

只见剑气冲宵,一瞬间,足有十万道剑气飞蛾扑火般投进黑棺,黑棺直接被顶起数十百丈,剧烈摇晃,玉剑真人脸上一松,剑诀再起:

“鬼泉无踪剑影!”

只见对方脚踩虚空不落,身体在空中一转,背影化成了一把长剑,人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陆沉不敢大意,双手一伸。

“嗖~~”

被分尸的两条青蛇化作青光倒射而回,随着两声嘶鸣,重新凝聚的青蛇又迅速从袖口飞出,缠在他的肩头。

一个望左。

一个望右。

一同摇头。

空中黑棺落下,在陆沉的眉心留下一道印痕,陆沉伸手一招,【白水五铢钱】也重新回到手中,天地复明,一旁的玉玲珑只觉眼花缭乱,惊疑不定道:

“玉...玉剑真人呢?”

“逃了!”

陆沉微微一笑,想要搜寻那把被五铢钱砸落的玉剑,却发现没了踪影。

“???”

玉玲珑被震惊的目瞪口呆,不敢置信道:

“逃了???”

“嗯!”

见陆沉淡然点头,玉玲珑一时间百感交集,以二境纵法仙师的修为逼退三境玉剑真人,这...这好没有道理,她的目光在陆沉身上扫来扫去,明眸一闪,惊疑道:

“莫非你也是仙人转世?”

“......”

陆沉微微一愣,点头道:

“好像是的。”

他是穿越而来,似乎与仙人转世还真有些相似,说是仙人转世也没什么不妥。

“怪不得呢。”

玉玲珑拍了拍胸口,一阵激流汹涌,感慨道:

“红娥倒是找了个好夫君。”

陆沉收回目光,催促道:

“时间也不早了,快办正事吧,青荷还等着我回去欢聚呢。”

“呸~~”

玉玲珑轻啐一口,翻了个白眼,嘀咕道:

“没羞没躁的。”

当下也不耽搁,取出传讯符,以手代笔,法力为墨,不停书写起来,一连放飞三张传讯符,才见到一道灵光折返。

“刷!”

玉手一伸,玉玲珑将灵光摄回手中,展开符纸一看,顿时松了口气。

陆沉见此问道:

“好了?”

“好了。”

玉玲珑点头,解释道:

“掌门师姐打算带人暂离牵情宗,化整为零,在各处秘密地点闭关修炼,等神策军离开,再重回紫玉峰。”

“那就好!”

陆沉也不多问,当即施展乾坤无距,带着玉玲珑回返孽水龙潭,刚要走开,玉玲珑又突然道:“灵田里的那株冰心草已经成熟,红娥说你会炼丹,抽时间炼一炉驻颜丹吧。”

yawenba.net

“这么快?”

“是啊,毕竟是四阶秘境,这里的灵土非是寻常灵土可比。”

“行,过两天开炉。”

“到时候分我一粒!”

“好!”

陆沉爽快答应,快步向石屋行去。

玉玲珑神色复杂,又出声道:

“这次多谢你,算我玉玲珑欠你一个人情。”

“好啊!”

陆沉头也没回,挥了挥手,推开了石屋的房门,就见刚刚梳洗打扮的俏青荷正绞着一双小手坐在秀榻上等候,婷婷如玉,三千青丝齐整,一身素衣点青荷。

陆沉伸手挑起精致的下巴,笑道:

“真好!”

俏青荷喜羞参半,款款起身,小手帮着陆沉整理衣袍,陆沉打趣道:

“别忙活了,一会又要去掉。”

“公子~~”

“哈哈哈~~”

陆沉大笑,一扯青荷腰间红衿,又伸手扯下头上束发的青丝带,一瞬间,玉骨在前,三千青丝垂荡。

“呜呜呜~~”

“吱呀~~吱呀~~”

......

陆沉略施手段,俏青荷已是飞上九霄,因为对方身体不好,他也不敢肆意,尝了些甜头,就引导着青荷同修【玉女洞玄经】,一时浑然忘我。

三日后。

众人在岛上齐聚,均是面色古怪,玉玲珑有些发愁,揉了揉眉心,目光落在楚依依身上,开口道:

“这样总不是办法,依依去看看吧。”

“好!”

楚依依望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姜红娥,见其点头,这才答应下来,向着不远处的石屋走去,敲了敲房门,果然没有反应,推开房门后,就见陆沉与俏青荷以奇异的姿势跌坐在榻上。

四臂相扣。

身躯相合。

连呼吸都若有若无。

楚依依脸上微霞,刚刚靠近几步。

“咝咝~~”

两条青蛇忽然从床下钻出,警觉地望向楚依依,楚依依心中一紧,连忙停下,见青蛇重新钻回去,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上前,推了推陆沉的肩膀,唤道:

“公子~~”

“呼~~”

陆沉轻吐一气,悠悠醒转,瞥了楚依依一眼,问道:

“多长时间了?”

“三天!”

楚依依垂着头,不敢胡乱张望。

“都三天了。”

“公子~~”

这时,俏青荷也睁开了眼睛,满心满眼都是陆沉,根本不曾注意到一旁的楚依依,陆沉见俏青荷恢复的不错,气色也是大好,略有欣慰,却并未中断【玉女洞玄经】的修炼,他伸手扯下纱帐,对着楚依依吩咐道:

“你先出去吧,过几日再来唤我。”

说着,帮助俏青荷换了个动作,继续修炼起来。

“唔~~”

“呜呜呜~~”

......

楚依依望着纱帐内两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听着青荷发出的声音,整个人怔愣在原地,直到半柱香后才猛然回过神来,慌慌张张退出了石屋。

“怎么这么久?”

玉玲珑望着楚依依面露狐疑,见对方衣衫齐整,才没有发怒。

楚依依有些神不守舍,回道:

“公子说...几日后再去叫他。”

“几日......”

玉玲珑有些奇怪,转头望向花白雪,问道:“我听闻男和女欢聚,最多也就半个时辰,他怎么要这般长时间?”

花白雪轻啐一口,撇过头去,羞于启齿。

姜红娥脸色不变,解释道:“你说的那是凡人,修炼者自是不同的,他更不同,不仅是二境锻体者,还擅长双羞法门,莫说几日,便是十几日也使得。”

玉玲珑咋舌,好奇道:

“那能受得住?你们以前都是几天?”

“忘了!”

姜红娥不再多言,转身走向自己的石屋,楚依依撇了撇嘴,不无羡慕道:

“怎么受不得,那丫头喊的高兴着呢。”

“......”

玉玲珑与花白雪对视一眼,轻啐一口:

“没脸没皮的死丫头,我看你是恨不得己身带之。”

几人平日嬉闹惯了,楚依依见姜红娥走远,也不拿玉玲珑当长辈,反驳道:

“是又怎样,总比你个老绌女强。”

“好啊~~”

玉玲珑大怒,作势扑向楚依依:

“好你个臊狐狸,自己还是个原装的,竟敢口出狂言,看我今天不撕烂你的嘴。”

“怕你不成!”

楚依依说的敞亮,却是转身就逃,玉玲珑紧追不舍,欢声笑语,打打闹闹,你拽我的发饰,我扯你的紫袍,不一阵已是秋光外露,犹不罢休。

“真是一对疯婆子!”

花白雪收回目光,感慨道:

“这里好是好,却未免单调了些,再待下去,我怕也难熬住。”

说完叹息一声,向自己的石屋走去。

留下青草与怀抱的小白狐狸莹莹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仿若透明人一般,自从姜红娥修了太上忘情经,小白狐狸莹莹再难像以前一样与对方亲近,倒是与青草显得越发亲密了。

......

五日后,楚依依再次将陆沉唤醒,陆沉不理对方,与醒来的青荷对望,一时间真是郎心妾意,你中有我。

“可好些了?”

“已是大好。”

“是嘛?”

陆沉不置可否,意味深长道:

“那倒是要认真考较你一番。”

“公子且放马过来!”

“好!”

“呜呜呜~~”

“公子~~”

“公子~~”

陆沉与俏青荷斗在一起,一旁的楚依依却被眼前的大场面惊呆了,一时间,心池摇荡,不能自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奸夫是皇帝终末忍界绝对一番你老婆掉了玄尘道途反叛的大魔王信息全知者盖世双谐五胡之血时代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相邻小说
斗罗:我真不是冰神啊!LOL:超级电竞经理日谍克星港综从赤柱监狱开始光就是这个样子的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我一个人砍翻乱世重生韩国,我真不是财阀全球卡牌,我加载了万能寻卡地图逍遥农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