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173章 当年旧人,孽水龙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长发中的孟瑶偷偷向外张望。

见没人理会自己才放下心来,滑到陆沉的肩膀上自顾地玩耍起来,两只耳报灵更是大气也不敢喘。

“刷!”

两日后,陆沉忽然睁眼。

只见天高地广,自己竟然出现在一方棋盘上,对面是一位身穿灰色葛衣,头扎木簪的中年道人,两人对视一眼,道人突然双手结印,又急又快,喝声道: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奉吾祖师,赐我神威,天降神雷,呔!!!”

“轰隆~~”

天空猛然一亮,一道紫雷当头劈落。

【名称】:****

【信息】:二境纵法仙师

......

“嗡嗡!!”

陆沉若有所思,挥手间一百零八个【子午环】连续飞出,遮在头顶,又被紫雷一个个劈飞,连续劈飞四十五个子午环,紫雷才终于消散。

中年道人见此,双手一引。

“嗖嗖~~”

成百上千个暗黄色符纸从体内飞出,又迅速结印,同时喝声道: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奉......”

“噌噌~~”

不等对方将法诀使出,陆沉的二十八枚剑星连同青云剑已呼啸而去,对方脸色微变,伸手虚托,漫天符纸迅速汇聚成一个巨大的圆罩,将身体护在其中。

“噌噌!!”

青云剑与剑星一同落下。

只见剑光肆虐,一片片符纸当即炸开,中年道人只坚持了五息,整个圆罩已是千疮百孔,对方感慨一声:

“好犀利的法剑!”

“噌!”

声音刚落,一枚剑星飞至,围着对方的脖颈滴溜溜一转,人头落地!

“刷!”

陆沉一个恍惚,眼前画面忽然消失,睁开眼睛,就见自己仍站在人群中,不曾动弹分毫,肩膀上的孟瑶正拿着一个彩色的小石子抛上抛下,陆沉望向对面人群,就见有一位中年道人正向他望来。

两人默默对视一眼,又撇过头去。

陆沉望向棋盘,就见张鹤年轻轻抚须,面带微笑,伸手取走了清虚道君的一粒白子。

“幻觉?”

陆沉若有所思,心中隐隐忌惮,见众人不为所动,也就没有退走。

“屠龙!”

五日后,张鹤年手中黑子落下,连取清虚道君一十八枚白子,清虚道君面露不愉,挥袖扫翻了棋盘,叹声道:

“你赢了!”

“哈哈哈~~”

张鹤年仰天大笑,拱手道:

“那这玉滦州......”

“除了天目宗,擎苍山脉东麓可任你拿捏!”

清虚道君回了一句,再不多言,带着身后众人攀山而去,陆沉脸色微变,两位道君的一盘棋,竟然轻易决定了大半个玉滦州的归属。

如此一来。

灵剑山,四季山庄,还有牵情宗等宗门怕是要危险了。

其他宗门还好说。

与陆沉没啥干系。

唯独这牵情宗却不能置之不理,毕竟姜红娥,玉玲珑和花白雪都是牵情宗的长老,无论如何都不能袖手旁观,当然,他也不会傻乎乎与张鹤年为敌,最多只是通风报信,让牵情宗避其锋芒。

毕竟张鹤年的目的是地劫之气,等其离开,重回紫玉峰即可。

清虚道君离开,张鹤年也凭空消失,剩下的众人也跟着散去,陆沉与鸡鸣山主寒暄了两句,正要远走,一头恶兽忽然挡在身前。

这恶兽似虎似犬,四足三首,正是三首昆吾。

只是中间脖子上多了一个金色的项圈。

对方垂头在陆沉身上嗅了嗅,六双微红的眼眸隐有苦痛,陆沉心中一动,皱眉道:

“可有事情?”

“吼~~~”

对方闷吼一声,一位穿着道袍的年轻人从后方走上前来,他伸手按在三首昆吾的脑门上,转头望向陆沉,眯眼道:

“它好像与你相识,嗅到过你的气息。”

【名称】:***

【信息】:二境纵法仙师,太一道宗门徒

......

陆沉不露声色,拱手道:

“我曾在临江城待过一段时间,确实与它有过一面之缘。”

“那就难怪了。”

年轻人也没多想,取出一根绳索,缠在三首昆吾脖子间的项圈上,硬拉着向远处走去,骂骂咧咧道:“既然入了我太一道宗,就不能再让你随便撒野,今天就教你个规矩,让你晓得厉害。”

说着,翻身骑在三首昆吾的背上,抖动绳索,呵斥道:

“向左!”

“向右!”

“停下!”

“我让你停下!停下!”

“啪!”

不一阵,年轻人取出一条钢鞭,对着不怎么听话的三首昆吾抽打起来,每当三首昆吾想要反抗,年轻人就念动几声咒语,只见那金色项圈时明时暗,时紧时松,堂堂三阶灵兽,竟然像土狗一样趴在地上呜咽。

“好可怜的狗狗~~”

孟瑶坐在陆沉的肩膀上,小手缠绕着他的一溜发丝,撅起了小嘴,陆沉翻手取出圆形方孔的三阶【白水五铢钱】,嘀咕道:

“是嗅到过我的气息,还是感应到了这枚五铢钱,在向我求救?”

“却是救不得!”

陆沉摇了摇头,有张鹤年坐镇神策军,他可不敢逞强。

一旦留下把柄,这人又能掐会算,一个大神通【衍古算今】施展出来,逃到天边也能把你捉回来,说到底他还只是纵法仙师而已,纵然有两门道术护身,又哪能及得上实实在在的四境道君。

毕竟三境都已是被天地认可的阶位,四境更是了不得。

陆沉也不再耽搁,趁着平波战船暂时没有启航,悄悄出了船队,也不再放出紫玉飞舟,直接逆着芥川河,一路御剑向西飞遁,很快就将神策军远远甩在身后。

飞出千里后,终于出了擎苍山脉。

又飞出数百里,两只耳报灵忽然惊叫道:

“大...大鱼!”

陆沉脚踩青云剑,皱眉道:

“什么大鱼?”

“下面有大鱼!”

陆沉悬空停下,低头望向江水,见芥川河上虽然是江水滔滔,却没见到什么大鱼,正要发问,另一只耳报灵惊叫道:

“出来了,出来了!”

“哗啦啦~~”

陆沉目光一凝,就见下方江水翻涌,无尽水汽喷薄而出,一个庞然大物逐渐浮出水面,却不是什么大鱼,而是一条大船,船身极长,足有数百米,比平波战船还长一截,却又很窄,在船头的位置,隐约能看到一个巨大的龙首雕像耸立。

整个大船就像一条细长的巨蟒。

【名称】:法船

【信息】:三阶潜渊龙舟

......

“三阶龙舟!”

“好大的手笔!”

陆沉眉头一皱,见龙舟是自西向东顺流而过,略一思索,嘀咕道:

“莫非...是乌蛟大妖的仪仗?”

话音未落,就见龙舟自中间向两侧裂开,显露出上下两层的船身,在船顶有成百上千披毛戴角的妖类守护,最中间的位置,聚集了上百宫装女子。

有人抚琴吹奏。

有人轻歌曼舞。

桃红柳绿。

姹紫嫣红。

竟是一派歌舞升平。

“携美出游?”

陆沉脸色怪异,这要是再往东走走,定然会一头撞进神策军,有张鹤年坐镇其中,就算对方是三阶龙舟,下场也绝对好不了。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反正与我无关。”

陆沉轻轻摇头,倒是想起了栖身在青鳞洞的那个花解语,只是十余年未联络,也不知那女人怎样了,正好他的乾坤映像法已经晋阶为小神通,应该可以不被乌蛟察觉。

想到此处。

陆沉手捏法诀,当即施展出掌中乾坤。

左手缓缓摊开,一副画面显露出来,只见一间明珠点缀的船舱内,正有一位身穿亵衣的女子正对着琉璃境化妆。

抹着胭脂。

点着红砂。

赫然正是花解语,对方保养的极好,十余年未见,竟与曾经一般无二。

“身材还行。”

陆沉暗自点头,这时,一位十余岁的小姑娘慌慌张张跑了进来,花解语瞥了对方一眼,小姑娘连忙停下,侍立在一旁。

花解语蹙眉道:“春桃,这般慌张,出了何事?”

见小姑娘欲言又止,花解语冷声道:

“说!”

“是是!”

小姑娘连忙点头,垂头道:

“方才...方才奴婢听说,大王...大王要把夫人送人!”

“什么?”

“当啷!”

手中胭脂盒坠落,白色的珍珠粉散了满地,花解语娇躯轻颤,最后默然道:

“送于何人?”

“那...那位邋遢道人。”

“咯咯~~”

花解语凄然一笑,手捏兰花指,浅唱道:“我本风尘女子,十年同床共枕,也不过是那梅花伴酒,凉水投茶~~”

......

陆沉挥手散去掌心画面,若有所思道:

“邋遢道人?”

他想起了那位会【两袖青蛇】的邋遢道人,对方也是三境通玄真人,自语道:

“莫非他与乌蛟大妖搞到一起了?”

说着,他又向下张望,只见船顶上,被上百位女子环绕的是个人身蛇尾的青年男子,名叫青蛇郎君,应该是乌蛟大妖的亲儿子,其中并没有乌蛟大妖的身影,更不见邋遢道人。

“且试一试。”

陆沉不再犹豫,继续施展掌中乾坤,只见左手掌心明灭不定,又一副画面显现出来,这同样是一处船舱,画面中正有两人对坐,一位是乌蛟大妖,另一位赫然正是缺了一条手臂的邋遢道人。

两人中间摆放着一个暗红色的茶壶,邋遢道人正在凯凯而谈:

“道友且看,我这炼妖壶是用四十七枚二阶妖丹,外加......”

“谁??”

刚说到此处,端坐不动的乌蛟大妖豁然站起。

“咔嚓!”

掌心画面崩碎,陆沉呼吸一滞,好在法力深厚,并不惧些许反噬,皱眉道:

“乌蛟大妖确实不凡。”

当下也不再停留,迅速施展乾坤无距,抬脚迈进一条幽幽通道中,等乌蛟大妖与邋遢道人飞出龙舟,早就没了陆沉的身影,两人即将面对张鹤年与神策军,陆沉没必要理会,至于那花解语。

他也懒得将人救出火坑,任她自生自灭吧。

......

“刷刷~~”

连续施展两次乾坤无距,距离孽水龙潭已然不远,又飞了一阵,终于在天黑前赶到了孽水龙潭附近。

“乾坤无距!”

陆沉身悬虚空,双手快速结印,猛然往前一推,一处幽幽通道出现在身前,他毫不犹豫,一脚迈入其中,等通道彻底消散,一道剑光自东方呼啸而来。

......

“刷!”

陆沉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小岛上空,略一打量,身体一坠,便落在了小岛上。

“当啷!”

“公子~~”

水壶落地,正在浇花的青荷欢呼一声,投进了陆沉的怀抱,陆沉笑了笑,抬手将青荷眼角的泪珠抹去,对着一身青色小衣的俏青荷上下打量,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瘦了!”

“不过...也更漂亮了!”

不仅如此,脸上也多了几分病气,俏青荷又羞又喜,一双小手死死攥着陆沉的衣袍,硬是不舍得放手,陆沉哑然失笑,将俏青荷揽进怀里,咬着耳朵道:

“还有点事情要处理,等一会公子来疼你。”

“嗯嗯~~”

俏青荷应了一声,终于舍得松开,一颠一颠跑向傍边的石屋,倚着房门回眸,一时间,竟是万千风晴,直到俏青荷进入房间,陆沉这才恋恋收回目光。

“吱呀~~”

不远处,紧闭的房门敞开。

姜红娥走出另一处石屋,见到陆沉也不出声,“砰”的一声,又将房门关死,陆沉也不自找没趣,张望了一眼四周,却没见到玉玲珑与花白雪的身影,于是对着款款走来的小红狐狸楚依依问道:

“另外两个呢?”

“公子!”

楚依依屈身一礼,回道:

“她们在桃源中。”

桃源是指【蔤蔤桃源】,这是一处一阶秘境,因为孽水龙潭景色太过单调,当初离开时,陆沉未免几人烦闷,便将其留了下来,用作散心,陆沉对此心知肚明,点头道:

“带我过去吧。”

“是!”

楚依依额首,引着陆沉向前走去,身形款款,两处显眼的地方卖弄一般扭来扭去,极为惹眼,陆沉伸手,楚依依大胆地在他身前磨磨蹭蹭,陆沉急忙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念头,出声道:

“先等等吧,等红娥回心转意,自有你一番好处。”

“依依晓得。”

楚依依轻叹一声,也不再纠缠,引着陆沉走向小岛另一端,来到又一间石屋外,不需对方指点,陆沉就望见了插在门口的那根桃花枝,正是一阶秘境【蔤蔤桃源】。

不等陆沉进去,楚依依忽然附耳上前,对着陆沉耳语几声,轻笑着跑开了:

“咯咯咯~~”

“这个狐狸精!”

陆沉无奈摇头,抬起的脚步有些迟疑,最后一咬牙,迈了进去。

“刷!”

陆沉凭空出现在秘境中的矮山上,悄悄来到山顶的边缘,低头一望,就见到了半山腰上的一处清潭,此刻,在潭水中,正有两条美人鱼在嬉戏。

一条是玉玲珑。

一条是花白雪。

两人均是坦诚相见,不罩寸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盖世双谐信息全知者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终末忍界玄尘道途反叛的大魔王绝对一番你老婆掉了五胡之血时代奸夫是皇帝
相邻小说
斗罗:我真不是冰神啊!LOL:超级电竞经理日谍克星港综从赤柱监狱开始光就是这个样子的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我一个人砍翻乱世重生韩国,我真不是财阀全球卡牌,我加载了万能寻卡地图逍遥农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