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二五零章 诸神的黄昏(7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白神将,紧急联络你,是因为我们在召开一次重要的会议,你不能缺席。”

看见于高远那张笑面虎似的面孔出现在近在咫尺的屏幕上,白秀秀真想要把手伸进屏幕,拽住他衣领, 把他从万米高空上扔下去。可她现在还需要忍耐,抬手将主屏幕显示切换到了拍摄自己的摄像头,看着自己的脸,她心里舒服了点,冷澹的说道:“你有十五分钟时间。”

于高远像是毫不在意她略带盛气凌人的澹漠,不紧不慢的说:“第一件事, 因为你是在紧急情况下继承的陈院长的神将之位,还没有正式获得授权,所以我们今天召开这个会议,特意通过了这项任命,由你正式担任神将这一职务,等你回来也会兼任院长。并且,我们初步商议,因为谢继礼的死亡,将由你叔叔替补继任.......”

白秀秀当然明白于高远这是什么意思,他们是想通过让渡权力,把白家也绑上同一条船,条件肯定是不再追究谢继礼死亡一事,以及将电磁炮阵撤回。作为他们中的一员,她对这种肮脏的正治游戏万分清楚。

果然,于高远话锋一转, 说道:“刚才你用一号舰作为诱饵击杀了‘第七神将’,是很果断的决策。但问题在于系统判定‘第七神将’的归属要在战争后结算, 所以现在我们还没有拿到‘第七神将’,更没办法转化为即时战力。当务之急需要你拦住敌方的第四和第五神将,为电磁炮的回撤创造条件。只要电磁炮能撤回三分之二,星门就将不得不和我们谈判,他们暂时占据NF之海,我们拿到‘第七神将’,这并不是不能接受的现实。”

白秀秀心中叹息:“只是暂时占据NF之海吗?你们丢掉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未来啊!”她算是看穿了这么些人,他们在任何时候都只想要保住自己手中已有的筹码,至于将要付出什么代价,只要不是会损害他们的利益,他们就毫不关心。他们不关心二号舰队牺牲的人,不关心NF之海牺牲的人,也不关心一号舰队牺牲的人,在他们冰冷的思维中,只有利益,彷佛只要价码合适,牺牲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他们立即可以欣然的将血腥味十足的和平当做遮羞布。

此时此刻,这些人的嘴脸愈发衬托的谢继礼伟大。

她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满腔遗憾的说道:“现在回撤已经来不及了。”

于高远像是早就知道白秀秀会这样说,微笑了一下说道:“来得及, 我们上千条船分散撤离, 就算会被打掉一些,也能让大部分船带着电磁炮逃回来。等那些电磁炮回来, 我们就可以和星门展开谈判了。虽然说我们损失了一号舰和二号舰,但星门也损失了第三舰队和第六舰队,并且还损失了第七神将。我想他们也没有勇气再跟我们僵持下去了。”顿了一下,他用悲天悯人的口吻说,“战争确实太残酷了,这才多少天?经济损失已经不可估量,抛开经济不说,我们伤亡了数十万人,这是数十万个家庭啊!唐代诗人李华曾云:吾闻夫齐魏徭戍,荆韩召募。万里奔走,连年暴露。沙草晨牧,河冰夜渡。地阔天长,不知归路。寄身锋刃,腷臆谁愬?秦汉而还,多事四夷,中州耗斁,无世无之。古称戎夏,不抗王师。文教失宣,武臣用奇。奇兵有异于仁义,王道迂阔而莫为。呜呼噫嘻!奇兵诡计绝非正途,还是得以王道胜之!”(翻译:我听说战国时期,齐魏征集壮丁服役,楚韩募集兵员备战。士兵们奔走万里边疆,年复一年暴露在外,早晨寻找沙漠中的水草放牧,夜晚穿涉结冰的河流。地远天长,不知道哪里是归家的道路。性命寄托于刀枪之间,苦闷的心情向谁倾诉?自从秦汉以来,四方边境上战争频繁,中原地区的损耗破坏,也无时不有。古时称说,外夷中夏,都不和帝王的军队为敌;后来不再宣扬礼乐教化,武将们就使用奇兵诡计。奇兵不符合仁义道德,王道被认为迂腐不切实际,谁也不去实行。真是令人感慨。)

听到于高远说这些话,白秀秀只觉得可笑,她摇了摇头说:“不用跟我说这些文绉绉的话,于大人。我说的来不及,是因为我已下达命令,让近海所有飞行大队出动,配合我们三号舰的天选者拦截第四和第五神将.....”她抬起手腕看了下表,“我马上将要抵达阻击点。所以你还剩十分钟。”

听到这个消息于高远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一改和颜悦色的态度,竖起眉头用几近爆发的愤怒腔调说:“你真是荒唐,怎么能随意的做如此重要的决定,都不向我们汇报?”

白秀秀冷冷的回应:“我做什么事情,不需要向你们汇报。”

于高远大怒,“你真是敬酒不......”他喘息了好几下,才压抑住想要爆发的冲动,沉声说,“我不跟你说,我让你叔叔跟你父亲跟你先好好谈一下。”他看向了右侧,弯腰压低声音说:“伯淮、伯启你们好好跟白神将聊一下,务必要劝说她不要冲动.....”

白秀秀在小屏幕中看到了父亲和叔叔的脸,她只觉得疲惫,可她不能休息,不能倒下,现在她是唯一还支持继续战斗的人了,她振作精神,沉声说道:“有什么事情当众说吧!这是公事不是家事。”

会议室里寂静了一瞬,小屏幕切换了几下,最后停在了父亲白伯淮和叔叔白伯启的方向,父亲端在在镜头前神情威严,叔叔则开口语重心长的说道:“秀秀,你得看清楚形势,星门第四第五神将已直奔悉杜礁,如今一号舰已经没有了,三号舰远在阿罗哈,四号舰都还没有形成战力,光凭你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拦住星门的两个神将的。更何况经过战略部研判,企业号很可能就在太平洋赤道暖流,这说明第一神将很可能就在哪里。不仅如此,我们周围群狼环伺,拿破仑七世的戴高乐号也在朝着NF之海赶来,更不要说屏息以待的神风、白虎和迦絺吉夜,他们最近异动频繁,就是在等待时机,只要星门按倒了我们,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如今战事崩坏迫在眉睫,眼下只能你给电磁炮的回撤争取时间。如果悉杜礁的电磁炮撤不回来,后果不堪设想啊。”

“会有什么样不堪设想的后果?”白秀秀面无表情的问。

“你别在这里装煳涂!”父亲拍了下桌子,怒目圆睁,“你立即给我下达撤回的指令!”

白伯启拉了一下白伯淮的手臂,耐心的说道:“我知道你很不满,但是谢继礼将自己的命运诉诸于战争,那么不论是他的命运,还是太极龙的命运都无法自主。确实,他裹挟了高涨的战争热情,让我们这些人不得不支持应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支持他的人会因为战争不断的拉锯,会因为时间不断的推移,会因为无休止的伤亡和沉重的经济损失,而感到厌倦。事已至此,前者会撕碎我们的威望,后者将消磨完民众的耐心。即便我们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并敢于坚持自己的选择,但民众只看重眼前的胜负和利弊,不会给我们坚持下去的机会。一旦失去了民众的支持,民意堡垒崩溃之后,就将是一场残酷的灾难啊!本来我们内部就有裂痕,万一战争结果不利,后果将是四分五裂,这一点相信你也可以预见。”他叹息了一声,“秀秀你一直都是个能够审时度势的人,不是我们不支持你争取胜利,而是我们不敢去赌,即便侥幸获胜,也是两败俱伤,要是输了,则是万劫不复。这个选择题对我们来说并不难做。”

白秀秀握紧了拳头,指甲抠进了早已经伤痕累累的手掌,这番话确实动摇了她坚持战斗的意志。她不是谢继礼,她没有那么坚定的信念。现在停手,确实是个还算能够接受的结局。

白伯淮冷着脸说:“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怎么能意气用事。”

白伯启点头,柔声说:“只要撤回了电磁炮阵,不要在损失任何有生力量,能把星门打到如此狼狈的地步,我们可以说已经获得了胜利。秀秀你居功至伟......”

白秀秀有些恍惚,直到听到叔叔说“居功至伟”,她才感觉到有什么刺痛了她,可能是刺进掌心的指甲,她想起了那些沉睡在太平洋底和NF之海的同僚,她想起了染红了三号舰的鲜血,堆积在海浪上的尸骸。如果就这样轻易的放弃,那不是对谢继礼的背叛,而是对所有牺牲的人的背叛,他们浴血奋战不是为了让身居高位的人继续苟且偷安,而是为了给那些在中层挣扎,在底层躺平的人希望。

假如她选择放弃,接下来的事情将如何发展,她完全能够想象。她并不是圣人,没有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想法,她从来都没有那么崇高,但她也没有冷血到无视同僚和战友的牺牲,自己去享受西湖暖风和醉人歌舞。

看起来现在确实是个合适的撤退时机,最关键的是撤退于她而言,于她的家族而言,百利而无一害,只要答应撤退,她们白家和于家将是最大的受益者,她清楚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即便对于她来说,这也是个空前绝后的诱惑。执掌太极龙,到时候她不仅能完成对黑死病的复仇,还有足够的力量保护那些她想要保护的人,比如成默,不再让他受到哪怕一点委屈。

说她感情用事也罢,说她妇人之仁也罢,可她怎么能登上这同仁的鲜血与白骨所铸就的王座。

“也许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合格的正客。”白秀秀心想,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有人告诉过我,战争不是牌桌,不要光想着如何保住自己的筹码,拼光敌人的筹码也是获得胜利的方式。尤其是星门这种欺软怕硬的敌人,只有用死亡来威胁他们,才能敦促他们主动回到谈判桌上。我认为现在还不是后撤的时机,我会和星门继续战斗,直到他们主动要求和谈或者投降.....”

聂永胜终于按捺不住,站了起来,拍着桌子,大声呵斥道:“你这个女人简直是疯了!如此严重的决策失误,足够你上军事裁判庭了!白秀秀!”

“秀秀......”白伯启也难以置信,痛心疾首的说,“你这是在自取灭亡啊!”

“如果电磁炮全部被星门的人摧毁,那就绝不只是失去NF之海,星门一定会顺势北上。到时候,你将成为民族罪人。”于高远也义愤填膺的指责道。

白秀秀冷笑,“话不要说的这么绝对,各位大人。谁是民族罪人,谁又该上军事裁判庭,大家心里有数!我就明说了吧!”停顿了一下,她一字一句的说,“阻止我们走向胜利的,从来不是敌人的凶勐残酷,而是自己人的软弱和背叛。请各位对号入座.....”

于高远和聂永胜气得直打哆嗦,父亲和叔叔面若死灰,参与会议的其他人则噤若寒蝉。没有人想到谢继礼的死会带来一个更大的麻烦,白秀秀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强硬,强硬到有点不可理喻,简直就是要把别让我赌赢,万一让我赌赢了,我就要清算的疯狂写在了脸上。

会议室在经历了短暂的沉默过后,白伯启严肃的说道:“白神将,我现在以议会的名义命令你马上执行撤退任务。”

会议室里雅雀无声,绝大多数人的表情都很悲观,他们对战斗毫无信心,只想多保存一些实力。

白秀秀不想在继续说下去了,和这些顽固老人交流就像是在对牛弹琴,她冷傲的说道:“抱歉,白大人,我想不需要我向你科普《太极龙战时规章制度》,在谢继礼死后,我作为神将,就是太极龙的最高指挥官,我有权力做出我的选择。战争确实是毁灭性的,但身为太极龙军人,就必须拿出军人的气概来。我拒绝在这个时候撤退。”

说完白秀秀果断抬手关掉了通话,她从来没有酣畅淋漓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以前她总是瞻前顾后善于调和善于圆场善于忍耐,现在她不想再继续做那个别人眼中的八面玲珑周全细腻的女人。她想要快意恩仇想要我行我素,她想起了雅典娜,那个女人真叫她有些羡慕,绝不是因为她的美丽,又或者她是成默的妻子,而是她特立独行的性格。

快慰过后,她也清楚这种发泄毫无意义。用一号舰换掉对方一个神将属于无奈之举。按照公告,‘第七神将’的位置将在战争结束之后决定归属。对于星门来说,第七神将没有转换成太极龙的即时战力,这完全算是可以接受的损失。能不能逼迫星门主动回到谈判桌前,还得看接下来的战局发展。

xiaoshuting.info

能把星门逼的不得不谈判就算赢了。

至于胜利,她不敢奢求。

对她个人来说,最好的结局莫过于战死在这片蔚蓝的大海之上。

再好一点,以一种美丽的姿态死在成默的怀里那就完美不过。

对于自己心中竟产生了如此俗套的玛丽苏剧情,她略感羞愧,自我解嘲的低声自言自语:“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更大胆一点,幻想他变成了孙悟空那样的盖世英雄从天而降,让我们赢得了战争呢?”她微微摇了摇头,将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抛出脑后,盯着显示屏上的公里数,深吸一口气说,“准备好战斗,白秀秀!我可不是花瓶里的花束,也不是鸟笼里的金丝雀,我是丰碑,是符号,是自己的英雄。”

红色的警示灯开始闪烁,提示接近目的地,这里是预计将会和星门遭遇的阻击点,在向北方更远一些的地方就是悉杜礁。

白秀秀激活了载体,“我绝不让我的生命屈从于他人的意志。”她挽起了发髻,戴好了将官帽,还给自己的耳朵上别上了两枚珍珠耳环。

远处传来了引擎的啸叫,决战的号角即将吹响。

NF之海夕阳之下的晚风灼热,她屹立其中如同更为炽烈的白色火焰,在冷寂中燃烧,在喧嚣中坦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玄尘道途你老婆掉了盖世双谐信息全知者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终末忍界反叛的大魔王五胡之血时代绝对一番奸夫是皇帝
相邻小说
大数据修仙重生之传奇时代征战万界进化之眼至尊神医都市超级医仙太古剑尊俗世地仙都市之万界至尊绝世武侠系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