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二四七章 诸神的黄昏(7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BGM-《ss To Your Eyes)

三架轰贰拾从蓝鸟岛上空以两点五马赫的巡航速度快速通过。这是一次无缝衔接的绝密飞行,三架轰贰拾远征八千多公里,在阿罗哈完成投弹动作之后,接上白秀秀和传送点装置,第一时间返回NF之海。

即便“行者”安全舱中有抗过载系统,白秀秀依旧觉得头晕目眩,她原本以为她能够在抵达NF之海的四个多小时中好好休息一下,可想到谢继礼的死,她实在无法合眼。

目前来说,成默想出来的十分激进的计划,执行却超乎想象的顺利,唯一不顺利的就是谢继礼死了。

刚刚听到这个消息时,白秀秀也很震惊和难过,可静下心来以上帝视角来回顾,她才认识到这不是意外,也不是黑天鹅事件,而是某种必然。就像他们长途奔袭阿罗哈,看似是在冒险,实则成功几率极大。因为星门在太平洋的全部力量都集中在NF之海和北赤道暖流海域,前者为了对付太极龙,后者为了对付黑死病。为了同时消灭世界两大组织,星门可以说是倾巢而出,这就造成了后防空虚到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

在瞒天过海让星门以为三号舰回去修整之后,他们绕过防线,就是毫无防备的长驱直入。过程容易到白秀秀一度怀疑是不是中了圈套,怎么星门会如此拉胯。袭击计划进入倒计时的时候所有参与行动的人都还在忐忑,直到正式发动,星门居然连一次像样的反击都没有组织起来,偷袭成为了一场屠杀。这时大家才确定星门不是在演,它的后防确实就跟筛子一样。

可奇袭阿罗哈基地成功,只是加大了星门的补给难度,并不足以致命,不仅不致命,短时间内不会给星门这个强大的巨人带来致命的伤害,反而会刺激的它愈发疯狂。

此刻星门完全撕下了虚伪的面具,组织了有史以来最豪华的三神将攻击阵容,说明它们已经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都要致太极龙于死地。

也许还不止目前所侦查到的三神将,不管是几个神将,眼下已然到了最危急的关头。

白秀秀觉得战争已经剥夺了她的同情心,得知谢继礼死去的讯息,她脑海中的悲伤只是一闪而逝。她思考更多的是,战事会产生什么变局,她会受到多大的影响,她还有谁可以信赖,继续战斗和谈判与她的利弊......她知道这才是上位者应该有的心态,却依然为自己的麻木冷酷不寒而栗。

现在回忆起来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答应成默这疯狂的计划的。眼下战况不仅没有好转,反倒陷入了更深更可怕的泥潭。

白秀秀看不见未来,未来在深重浓黑的一片迷雾之中。

她不知道坚持战斗的决定是否正确。她甚至怀疑是不是对成默的感情蒙蔽了她,让她朝着深渊一步又一步迈进,就像是谢继礼一样。她已经不害怕死亡了,但她不希望她的死给本就孱弱的太极龙带来致命的打击。

她清楚的知道她本身就是一枚极为重要的筹码。

她承担着作为神将的荣耀,也得有作为筹码的觉悟。

在寂静中再次复盘了整个过程,她想:所有的事情都是一环扣着一环,如果成默不杀死陈放,也许陈少华不会叛逃;如果陈少华不叛逃,也许二号舰队就不会全军覆没,三号舰就不会遭遇重大损失,星门就不会有勇气进攻NF之海;如果星门不进攻NF之海,他们就不会偷袭阿罗哈,谢继礼也就不会死,太极龙也就不会陷入如此不堪的烂摊子。这还真像是那个古老的欧罗巴谚语,“少了一个铁钉,丢了一只马掌。少了一只马掌,丢了一匹战马。少了一匹战马,败了一场战役。败了一场战役,失了一个国家”。

她又想:如果能回到过去,她会阻止成默杀死陈放吗?好像阻止了也没有意义,杀死陈放不过是点燃了一根引线,引爆了深藏在内部的雷。并且这个雷不止一条引线,迟早会以其他的方式被引爆,但可能不会叠加诸多因素变得如此剧烈。可过去的事情没有办法改变了,重要的是接下来我到底该不该孤注一掷.....

白秀秀长长的呼吸了一下,闭上了眼睛。黑暗中她似乎行走在万丈悬崖间的独木桥上,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耳际响着呼啸的风声,那是死亡的召唤。在摇晃的恐惧中,成默混合着稚气与成熟的面孔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那个急促又火热的吻划过她的心尖,如同电流。她握紧了手,认为自己要相信他,她必须得相信他。她都完成了如此不可思议的计划,为什么还会有疑虑?事实证明,他的计划没有出错,不过是付出了意料之外的生命而已。

无论从理智还是情感出发,她都选择了他,既然如此就不该有任何动摇。

她睁开眼睛,注视着冰冷的屏幕,上面显示距离悉杜礁还有“3190公里”,预计需要时间一小时四十分钟。

白秀秀轻声对自己说:“我不怕付出任何代价,只为证明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

燃烧永远是战争的主旋律。

机炮在蔚蓝的天空拉出了纵横交错的火链。导弹冒着白烟发出刺耳的啸叫从云层、从阳光、从无法看见的地方飞速而至。时不时就有无人机、战机和天选者被击中,在空中爆炸成白日焰火。空气中弥漫烟与灰,大海上漂浮着金属碎片和油污。

太极龙天选者们在舰队上空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矩阵,保护着舰队向着西面移动。庞然的舰队在蔚蓝的大海上画下了道道白痕,几艘受了伤的军舰冒着浓浓黑烟,机炮连绵不绝的火链和不间断发射的导弹与天选者矩阵构建出了密不透风的防御网。

四面八方都有穿着黑色战斗服的星门天选者裹挟着无人机和导弹在冲阵,黑压压的一片一片如同发了狂的蜂群。

死亡的气味和光线充斥着姜军的口鼻与眼,隔着战斗头盔的有机玻璃,大海像是被无处不在的火焰染成了血色。缓缓坠落的太阳尚未曾落于白云之下,依然金灿灿的,却显露出了几分疲态,漫天的激光光束愈发醒目起来。在向着太阳的方向,一号舰正率领着舰队全力行驶,好似在和太阳进行一场去往毁灭的双向奔赴。

此时最前方的重装战士阵地已经和星门的天选者交织在一起,变成了近距离肉搏战。交战的每一秒钟都是在和死神共舞,敌人不再是远距离对射,而是组织起了进攻阵型,一次又一次高速向着他们的阵地冲击,这种悍不畏死的态度与在华旸和先峨的畏首畏尾截然不同。

姜军举着手中的“后羿”高能狙击炮在阵地后方进行支援,光束一发又一发的快速向着星门的天选者、无人机射击,敌人像是蜂群一样朝着他们扑过来,数量多到不需要瞄准都能击中任意目标。

“MD,这群王八蛋吃了兴奋剂吗?怎么跟犯病了一样?”

“嘿嘿!要是你的暖子被人掏了,你也一样会发疯!”

“说实话,能跟星门打到这种程度,也就只有我们了!值了!”

“不是,我们的真武不是能够打到华旸和先峨吗?怎么现在不支援了?”

“那不是连我们一起打吗?SB?”

........

姜军打断了通讯频道里的闲聊,冷冷的说道:“不要聊无关的事情,大家集中注意力在战斗上。”

通讯频道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简短的战斗交流。其他人对战况颇为乐观,知道更多情报的姜军却清楚,NF之海的情况已经危如累卵。如果不是到了绝境,刘玉不会下令让他们这些坚守在华旸和先峨的人回守一号舰。如果不是到了绝境,高层不会要求暂时不要泄露谢继礼的死讯,而白秀秀更不会越过刘玉,向他们这些中层指挥官透露真相。

想到了谢继礼的死,姜军心中悲痛万分,他又想到了牺牲了的宋兰江,在炎热的NF之海感到了阵阵寒冷,真正的勇士在付出牺牲,而那些饕餮之徒却躲在背后施放冷箭。没有比这更叫人痛苦的事情了。

可他仍然要坚持,要燃烧,要在绳索的束缚下,挣扎着击溃凶勐的野兽。

他决不能沉沦。

姜军将一切杂念抛在脑后,思考对策。眼下防御阵地面对敌人浪潮般的冲击,还能依仗着敌人没有舰队支援,勉强抵挡的住。可只要敌人的神将过来,毁灭就在旦夕之间。他见识过神将的威能,对此忧心忡忡。

其实战局进行到这种程度,就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但任谁都知道奇迹不会一直出现,如果得不到增援,等待他们的结局迟早将是葬身大海。

这个“迟早”似乎比他想象中来的还要快,通讯频道响起了急促的呼救。

“我是115号机,能看下我的小队嘛?我们被一个非常厉害的天选者咬住了,没办法摆脱。”

姜军将所有杂念甩出脑海,作为支援组的负责人,他立刻问道:“非常厉害?”

《剑来》

“对,他的速度甚至能超过战机!一路上他已经打爆了我们十二架战机了,还不解决他,我们整个中队会被他一个人杀绝......”

姜军心中一凛,速度能超过战机的天选者绝对凤毛麟角,110中队的遭遇的很有可能是星门神将,按照星门的攻击频率来看,神将抵达战斗一线的可能性很大。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们坚持住。我们马上过来!”随后他说,“女娲,引导115号机位置。A组的人来十二个和我一起。”顿了一下他又说,“不,来二十四个.....”

“收到!”

“收到!”

“收到!位置引导中!”

......

姜军调整了一下方向,从阵地中脱离,跟随着女娲规划的航行向着东南方向疾驰而去。二十四个人每三人组成一个紧密的三角阵型,三角阵又组成一个松散的菱形阵型直飞云端。

三维地图到处都是代表着敌人的红点和代表着己方的蓝点,很快上面就出现了114、115和120、121的两个双机编队的蓝色标点,他们被打了需要救援的白色方框标记。

“加速!掩护!”

姜军启动了涡流装置,速度拉至极限,十秒之后他就凭借肉眼看到四架歼三五正以极高的速度在空中做规避动作,在四架战机的背后,星门的几个天选者一边朝着战机射出光线,一边还有人释放了“电磁弹弓”技能,在越过“电磁弹弓”之后,八个星门天选者们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直冲战机。

但这速度还是在正常范畴,并没有夸张到神将的地步,姜军略微松了口气。害怕114和115对敌人的速度误判,他立刻高喊道:“114,你们下降高度,俯冲加速!”

“114收到!”

“115收到!”

“120收到!”

“121收到!”

“准备射击,‘震荡’加‘爆破’!”姜军带头向着114和115的机头极速撞了过去,速度如电。

在即将交汇的瞬间,114和115勐得压低机头向下俯冲,在引擎的轰鸣声中姜军掠过白色的尾焰,打开了双肩和胸口的蜂巢状的微信导弹发射口,向着迎面而来的星门天选者射出了几十发微型追踪导弹。数不清的白色导弹像蛇群一样,在空中划出诡异的痕迹,与漫天激光擦肩而过,直奔星门的天选者。

与此同时,其他的小队成员也发射了自己配合姜军的“震荡弹”的武器和技能。火光与烟痕顿时占据了半片天空。在高速的对撞之下,双方几乎都没有太多的反应时间。几秒之后,一连串涟漪在空中泛开,来不及使用瞬移的星门天选者,像是黑色的苍蝇投入了蛛网,如同被黏住了一样,被极大的拉慢路速度,紧接着,一朵接着一朵的烟花密集的在空中爆炸,像是一片花田里的花同时盛开。

姜军队冲在最前面,却是个幌子,在对方大部分技能都锁定他时,他快速变向,和他的两个队友不约而同的再次射出具有控制效果的子弹,在空中划了道弧线,拉开距离。菱形阵变成了三叉戟直插向被极大限制住行动的星门天选者,他的小组则居高临下展开了狙击模式,进行点射。

前方的两组重装战士手持盾牌横冲直撞,一下就冲散了被限制住活动范围的星门天选者,如同蛮牛般撞飞了好几个星门天选者。跟在后面的近战战士技能冲脸,手握着激光剑,配合着远程狙击,直刺陷入僵直状态的星门天选者的要害。一时间半空中全是眼花缭乱的交战痕迹,好似一群黑色和白色的蝴蝶纠缠在了一起。

这种近距离的团体厮杀,死亡的速度极快。有人数优势的太极龙天选者转眼就占据了上风,杀死了四个星门天选者,但他们也付出了两个太极龙天选者的代价。彩色的DNA螺旋和连绵起伏的爆炸照亮了天空。刚刚利用俯冲提速的四架歼三十五又做了个眼镜蛇机动,以极为高超的技巧,控制着飞机,在仰头时,完成对敌方的锁定,向上射出了八枚“金蛇”,金色涂装的“金蛇”拉着长长的白烟直冲蓝天,向混战在一起的星门天选者和太极龙天选者疾驰而去。

“我已发射‘金蛇’。”

“收到!”姜军说,“全员展开迟滞攻击。”

“谢谢你们的帮助。”

四架歼三十五利用眼镜蛇机动完成射击,立刻就转换成平飞姿态,不给敌人追击的机会,向着一号舰的方向飞去。

姜军没有时间回应战友的致谢,八枚如火箭直冲天空的“金蛇”已经近在眼前。太极龙的天选者们不再大开大合的进攻,改为灵活的纠缠为主,已封锁敌人的活动范围。在八枚“金蛇”接近战团的刹那,炸开成数不清的箭矢般的小型跟踪弹头,密密麻麻的弹头像是有灵性的蛇群,朝着星门天选者咬了上去,它们遇到了星门天选者的能量盾,就像是咬住了人的皮肤,旋转中如电火花一样爆炸,蓝色电光穿透了能量护盾,如微型闪电直击星门天选者的身体。

姜军抓住“金蛇”麻痹效果,点射配合,打炸了两个星门天选者,就在他以为救援行动大获成功之时,耳机里响起了114的呐喊:“他来了!快跑!”

不远处响起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他循声望去,就看见一个噩梦般的黑色身影,穿过了一团比太阳还要耀眼的红色火光,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追上了想要逃离的115,之见他贴着115的机腹直掠而过,身躯庞大的115的中线先是出现了一线熔岩般红光,接着飞机还向前冲了一段距离,才整整齐齐的分裂成两瓣,左右两侧各自打着旋向下坠落。下落的过程中,他甚至能看见切成了两半的驾驶员从驾驶舱里掉了出来,鲜红的血液在半空中洒成了一蓬血雨。

恍惚间,姜军听见了接踵而至的爆炸声,他扭头看去,只看到了两团火光与天女散花般散落的碎片,三维地图上标记着的四架战机瞬时全灭。那道速度奇快的黑色身影却没有能被他搜索到,三维地图上到处都是红点,也没有看到移动的特别快的星门天选者。

姜军的心脏一下就收紧了,瞬间消灭四架歼三十五是什么水平,他心里有数。那绝不是一般的天选者,肯定是神将。

如果对方是第五神将艾尔弗雷德·伊雷内·杜邦的话,那就说明三维地图根本不会显示出他的位置......姜军在华旸基地见识过第五神将的速度,他已经快到了极致!就连三维地图都无法捕捉他的行动轨迹。

华旸基地上空的惨剧立刻泛上了姜军心头,他知道他们根本不是对手,于是他立刻收枪,刚想要通知所有人第五神将已抵达战场。转念又放弃了开口,他预见了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他决心改变这一切。

为了那些牺牲的战士。

姜军左顾右盼,终于找到了那幽灵般的黑影,果然那人穿着蓝色星门的将军制服,戴着大檐帽,穿着白手套,生着一副冷峻残酷的面孔,一柄金色的罗马短剑正围绕着他旋转,璨若金轮。来的不是第五神将,而是是第七神将查尔斯·福特。

第五和第七,区别不大。他第一次下达了逃跑的命令,高喊了一声“跑”,与此同时,他化作流星,向着一号舰的方向逃窜,他将心脏处的“核融合反应堆”推到了极限,整个人都发出了幽幽蓝光,瞬时突破了音障,在空中爆出圆锥形的音锥,在震耳欲聋的爆破声中,他达到了一点五倍音速,这已经是普通天选者能到达的极限速度。

然而第七神将的速度比他想象的更快,他只看到蓝光闪过,自己就失去了速度,整个人变得轻飘飘的,锥心刺骨的疼痛从心脏向着全身蔓延。

这是化作DNA螺旋的感觉,他对此万分熟悉。

在回归本体的刹那,他看到了第七神将如闪电般向着防御阵地疾驰而去,一路全是在阳光下如彩虹般绚丽的DNA螺旋。

距离毁灭的时间不远了。

他决心拥抱寒冷。

—————————————————————

一号舰,作战指挥室。

三维立体沙盘上的蓝色光点在快速湮灭,刚刚还能坚持住的防御阵型像是塌方了一样,从规整的形状变得一团乱。

告急的声音在作战指挥室里响成一片,每个指挥官都面色苍白,除了催促死去的人尽快复活,除了命令加大炮火支援的力度,他们也别无他法。

副总指挥官王韬转头看向了刘玉,脸颊上的肌肉颤抖着轻声说道:“好像是神将来了,阵地快要坚持不住了!”

刘玉苦笑。

王韬将刘玉拉到了无人的一角,压低声音说道:“总指挥,你先撤离吧!战局已不是人力可以挽回的了。”

刘玉迟疑了一下说:“不合适.....”

“非战之罪。非战之罪啊.....”王韬说,“我们这些执行计划的已经尽力了。只能说星门太强大,而我们中的某些人又太天真。”

刘玉轻轻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

王韬当然明白刘玉的意思,刚想要喊警卫裹挟着刘玉离开作战指挥室,这时合金门被人推开,姜军举着枪领着一队天选者冲进了作战指挥室,他抬枪指着刘玉说道:“总指挥,这里不能没有你!”

王韬变了脸色,怒斥道:“姜军,你是反了吗?你........”

姜军抬枪射击,子弹穿透了王韬的脑袋,“嘭”王韬的尸体沉沉的砸在了甲板上,血点溅了刘玉一身。喧闹的作战指挥室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震惊的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姜军,其中不少指挥官也掏出了枪对准了姜军。

刘玉低头看了眼王韬,愤怒的喊道:“姜军你疯了吗?”

姜军面不改色的说道:“校长死了。被上帝之杖击杀的。为什么会是‘上帝之杖’,想必不需要我为大家解释。”

作战指挥室里不明内情的人面面相觑震撼莫名,另外一些知道这件事的指挥官,则放下了手中的枪。

刘玉沉默了一下,沉声说道:“校长的死与我无关。你现在是在谋反!”

姜军走了过去,用枪指着刘玉的头,“下命令吧!报告一号舰的坐标......”

刘玉面无表情的说:“什么意思?”

“我知道的,最初设立真武电磁炮阵,就是想要一号舰作为诱饵,现在你应该执行这个计划了......”

刘玉变了脸色,“你的意思是叫我们这么多人为你陪葬?”

“不!”姜军摇头,“我是让星门的神将为我们陪葬。决不能让他们突破防线,毁灭在悉杜礁的真武电磁炮阵!”

“你真是疯了!就算这样我们也阻止不了星门的另外两支天选者部队!”刘玉铁青着脸,气急败坏的说道。

“另外的人交给白神将。”姜军环顾了一圈,大声说道,“打开全频道,征询所有人的意见!投降还是战死,由大家选择!”

————————————————————

二零二五年,一月一日,京城时间十八时,楚亭临时指挥中心。

“长官!一号舰......”沉敬峰忽然站了起来说道,“一号舰发来信息,要求真武电磁炮阵以他们为目标,进行大面积的超饱和覆盖射击.....星门第七神将就在那里!”

白宁看向了电子三维沙盘,在NF之海的西侧,一号舰正以自身为中心,源源不断的标记火力覆盖点,蓝色的是太极龙的天选者,红色的是星门的天选者,此时蓝色的光点正向着四面八方扩散,随着蓝色光点的扩散,红点越来越多,而那些蓝色的光点则快速的消失。

他能够想象的出那画面,太极龙的天选者们在广袤的大海上为了标记覆盖点,向着密集的星门阵地冲刺,DNA的光柱照亮了夕阳下的大海。

“这是一号舰队全体军士的要求......”

白宁闭上了眼睛,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通知悉杜礁,准备以一号舰坐标为中心,进行超饱和覆盖射击!”

(今天还有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五胡之血时代你老婆掉了终末忍界反叛的大魔王盖世双谐绝对一番奸夫是皇帝信息全知者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玄尘道途
相邻小说
大数据修仙重生之传奇时代征战万界进化之眼至尊神医都市超级医仙太古剑尊俗世地仙都市之万界至尊绝世武侠系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