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六百八十七章 仙踪降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收!”漂浮于半空的大张漆黑皮符,随着缕缕初阳浊气的灌入,一点点缩小,最终化为一张巴掌大小烟纹缠绕的咒文黑符,刘玉将注灵成功的“五毒爆瘴符”小心收好,喘了口长气,起身从阴石矿堆中站起。

远处阵阵“叮当”作响,数十名矿工弟子正有序地敲凿、开采阴石原矿,白娘则趴在道口警戒,肚子鼓鼓的,方才有一头送上门的“洞穴妖熊”成了白娘的腹中餐。

“贫道去去就回,白道友看着些!”刘玉来到白娘身旁叮嘱说道。

“道长是去看望唐道友?”白娘抬起蛇头看着刘玉问道。

“嗯!”刘玉点点头,时光如流水,转眼又在卫所待了二十余年,师妹唐芝已进阶为煞鬼,正于矿道深处看守“煞风鬼藤”,每月带队下矿,刘玉都会抽空去上一趟,同师妹聊会天。

“替白娘给唐道友问好!”只见玉螭蛇抖动着蛇身,将一缕缕血雾从蛇鳞间逼出,浮于半空凝聚成一团血球,这是白娘自身的纯净精血,送于唐芝的礼物。

白娘在丹药与血食的双层进补下,修为已先刘玉一步进阶筑基后期,其精血对唐芝来说,可谓上品灵丹。

“贫道代师妹先谢过白道友了!”刘玉招手将悬浮着的血球收入一玉瓶之中,随后化为一道遁光向着矿道深处而去,经过忽窄忽宽,七拐八绕的岔道,约两刻钟后,来到一煞风阵阵的无路洞道内。

洞道的尽头一堵挂满藤条的石壁,壁错综盘悬着密密麻麻的黑色藤条,石壁下方藤根深埋于堆积着枯骨,腐肉的尸堆之中。

这些乃是鬼修弟子从各处矿洞捕捉的腐尸,妖兽,皆是送来喂养此藤的养料,此藤正是那株极为罕见的“煞风鬼藤”。

“师兄,你来了!”盘坐于鬼藤下方打坐的唐芝,见师兄刘玉前来,立即欣喜上前。

“嗯!最近可还好!”刘玉接过话说道,唐芝如今的职责是看守鬼藤,一刻都不许离开,在这鬼风呼呼的洞道深处,孤苦寂聊,若不是已成鬼修,不眠不食,日日孤身一人呆在这等阴暗的洞道,正常人也早晚成疯子。

“还好,小妹都习惯了!”唐芝平静回道,在这洞道中虽孤身一人,但阴气异常充裕,乃是一处极佳的修行之所,平日有鬼修弟子送来养料,师兄偶尔也会来看望,她已习惯了。

“这是白娘送的!”刘玉取出装有蛇血的玉瓶,还有一桶高阳驴血,驴血是刘玉向何家买得,价格比市面上便宜了三成,每月一桶,这二十几年来,月月如此。

“哎!真不用送这些!”唐芝不由劝说道,这话她已不知说了多少遍了,但师兄每次来还是如此。

虽说这些精血对她修炼确有精进,但自身的情况,她最清楚,就凭她如今所剩的寿元,注定是凝不了阴丹,这些给她都是浪费,令师兄徒增破费而已。

中州辉月山朝天峰峰顶乃简月仙宗禁地,峰顶有强大禁止守护,只有手持宗主令者,方能破禁而入,相传简月上仙便是由此峰降临于东元界,此峰顶于简月仙宗弟子眼中都极为神秘,更另说外人了。

朝天峰峰顶悬浮着一座苍茫大阵,数千枚古朴的篆文浮空,黯淡如悬石,突然古朴的浮空篆文纷纷发出微微莹光,呼闪呼烁,宛如呼吸一般,圈圈玄奥的阵纹一一显现,灵光越来越盛。

这时一道璀璨星光从天而落,灵阵一震,漫天灵光随之消散,待大阵恢复平静,阵心赫然凭空多出一道身影,是神秘的绝色女子。

女子身着雪白兰花仙裙,一头黑发直垂腰间,头插玉鹤云钗,悬座于月轮法器之上,脚不沾地,飘飘如仙,不染一尘。

朝天峰峰腰处悬于崖边的数座道台上打坐的数百名筑基弟子,见此异象纷纷起身面面相觑,禁地这等异象往往只发生在除夕之夜,他们已见怪不怪,但如今还未入秋,此时异象突生是为何?

“这是…”朝天殿宗主室内,简月仙宗当代宗主“明月老道”手握一灵光闪烁的玉令,玉令之上仅刻“简月”二字,抬头望着峰顶异象,脸露震惊之色,震惊中还透着不敢相信,回过神,立即化为一道遁光,向着峰顶而去。

“简月宗第二十一任宗主明月,拜见简月上仙!”明月老道来到峰顶大阵一看,见到那端坐月轮法器上的神秘女子,双目不由瞪的滚圆,此女容颜宛如隔着一层轻纱,让人始终也瞧不清真容。

但从宗吏记载,还有此女与仙像那几乎一模一样的身段与绝世容貌,再加上那飘然出尘的无上道韵来看,这不是就是简月上仙。

这难怪明月老道不敢相信,因为据宗吏记载,上次简月上仙降临,那还是七万多年前的事了,这七万年来简月仙宗的门人,都快认为上仙怕是已将此界遗忘!

“起身吧!”女子声如天籁,一招手,一缕轻风便将明月老道托起身。

“小月怎么了?”女子浮坐于月轮法器上,足不落地,法器载着女子向前飘至明月老道身前,眉头微皱缓缓问道。

“小月?哦…,上仙是说月仙子!”

“自上仙上次下界,从开阳上界迁移来诸多道统后,东元道界便蓬勃发展,众多宗门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万年后,道界便繁荣至盛,分为南北两道盟,这两盟仗着强大实力,已有些不服上仙所立下的规定,小宗势弱又压制不住,多亏月仙子出手,这才镇压两盟!”

“不过月仙子说耗费了太多法力,将陷入休眠,无要事切莫惊醒她。”明月老道先是一愣,随后立即回过神,上仙口中的小月,乃是宗门一直供奉于仙像塔内的仙家傀儡“月仙子”。

“原来如此!”说话间风云幻变,简月仙子便带上明月老道从峰顶遁入了简月仙宗道场耸立着的仙像塔内。

塔内丹室中盘坐着一具白衣女子模样的兵傀,与简月仙子有几分相像,乃简月留于此界的护界兵傀,体内融有她的一缕分身。

“上仙,老道这便去召集门下弟子,前来恭迎上仙!”明月老道一脸红光,兴奋说道。

此界至从简月上仙一去不回后,已多少万年没有人再飞升开阳上界了,如今上仙降临,是否意味着后山飞升法阵再启?这令明月老道怎能不兴奋?

“无需声张!本仙此次匆忙而至,不会逗留几日,你一人知晓便是!出去吧!”简月仙子挥手说道。

“主人,你总算回来了!”待明月老道一脸失落地出了仙像塔,简月仙子座下“月金轮”射出一道霞光,照在白衣女子身上,不肖几息,白衣女子便睁开双眼,兴奋地跪于简月仙子身前。

“此界近来可太平?”简月仙子面含轻笑说道。

“小月不知,主人离开后,有两道盟不服管教,小月不得出手,耗费太多法力,体内镶嵌的“少阳元石”也因此破碎,不得不陷入沉睡,等待主人归来!沉睡的这些年已失监督此界之责,还请主人责罚!”白衣女子摇头自责说道。

“有明违令者当诛,小月做的不错!”简月仙子并没有出言责备,挥手六颗“少阳元石”飞出,镶入白衣女子体内,这数万年来此界传来的“香火”,只强不弱,显然百姓过得还算安宁。

“道兄!峰顶有何异常?”明月老道一返回宗主室,宗门另外两脉的掌教云禹、风扬两位元婴真君,早已等候在此,中年模样的云禹真君立即开口问道。

“贫道去峰顶看了,八卦尊仙香火大阵确有异动,是何原因老道也不知,如今大阵已恢复往日平息,应无大碍!”明月老道揣着明白装糊涂,摇着头装做费解的神情,说道。

“哎!也不知简月上仙是否还记的本界,多少年未见仙踪了!”同为白发老道的风扬真君,感叹说道,难道此生就要老死本界吗?他不甘心啊!

“这老道不会瞒着什么事吧!”云禹真君虽没再多话,但暗中却仔细打量着明月这老匹夫的神情,大阵数万年来只有除夕之夜方显异象,此次平白无故异动,这老道不会发现点什么,瞒着不说吧!

可惜峰顶禁地只有携宗门令者,才可入内,具体是何景象,就连他这堂堂简月仙宗云字脉掌教,也只是听说过。

具体其间是何景象,“八卦尊仙香火大阵”有何玄妙,他修道已七千余年,仍未曾亲眼见过,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入禁地看上一眼,他就知足了,云禹真君背着的手不由握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五胡之血时代盖世双谐信息全知者终末忍界反叛的大魔王玄尘道途奸夫是皇帝你老婆掉了绝对一番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相邻小说
母皇饶命余生一个程延之奇怪的鬼仙庭封道传明星爸爸宝贝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