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一百七十节 卜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现在澳洲人又行秦人故伎,他们到底有何德何能,自信不会重蹈覆辙呢?

何吾驺轻咳一声,道:“这髡贼施政,说来也无新鲜。不过是商鞅旧法。秦以法家治国,虽一统六国,然施政严苛,民不聊生,最后二世即亡。髡人所谓的元老院,难不成不知道这事么?纵然他们不知道,孟良你也是知道的,即为这澳洲之参议,岂不进谏一二。自古治大国如烹小鲜。不可大抄大揽。这髡人自入广州,良政虽多,然急于求成,为政猛苛,绝非长治久安之道。”

这话,其实也是不少略知元老院一二的士子的共同心声。他们看到了元老院展现出来的治国能力,但是又无法摆脱心中的疑惑,毕竟秦代的教训太过深刻。

“不然,”刘大霖道,“秦之亡,非亡于秦法,实亡于始皇帝、二世滥用民力。”刘大霖道,“后来汉武亦不免重蹈覆辙,若非宣昭二帝苦心经营,以至中心,只怕汉胙等不到王莽来篡便失鹿。”

诸人都是饱学之士,经史子集无不遍览,历代史事无不了然于胸。并非只知十三经的迂腐文人。考虑历代政治得失固然各有看法,但是归结到底,王朝的覆灭大多是可以归结到“民不聊生”这四个字上。

他们感到:如今的大明,亦开始走上了同样的道路。何吾驺前些日子接到京师为官的同年、亲族的多封信件,都警告他说朝议已准备开征“琼饷”三年,“剿饷”一年,挑选督师,有兴兵南下讨伐的意图,要他“早做预备”。

在座的大佬们对朝廷的南征大多不抱太多的希望,髡贼的军势和财力他们耳闻目睹,知道的一清二楚。不管派谁来督师,想要一战定乾坤无异于痴人说梦,十之八九会止步于五岭之北。和关宁一般长期对峙,说是三年“琼饷”,只怕也会和“辽饷”一般一直征下去。

无错小说网

“非也非也!”片刻间又有人加入辩战之中。

……

刘大霖辩了这么久,口水都说干了。他知道这么辨经辩下去,再辩个七天七夜也是枉然,便道:“诸位兄长曾记否,昔年我以《易经》中式。诸兄既以为明朝运数未尽,不如以《易》卜之,问之于天。不知意下如何?”

占卜之术古已有之,历代朝廷都设有官员负责卜筮吉凶,嘉靖皇帝又崇尚修炼成仙,因此明代占卜之风甚盛。不说士大夫,就是皇帝本人,在危急关头也不得不求助于天。相传崇祯上吊之前曾被李自成的军师宋献策以占卜之术“攻心”。李自成兵临京师,寝食难安的崇祯与太监王承恩出宫散心,碰到宋献策假扮的测字先生。心神不宁的崇祯写了个“酉”字,宋献策随手写了张字条交给崇祯,说此乃天机,须在子夜方可拆开。崇祯回到皇宫,于子夜打开字条,上书:“大明天子本为尊,尊字无头无尾斩为酉,江山危在旦夕。”惊得崇祯瘫倒在地。

岭南风俗本就迷信,因此这群才高八斗的士大夫也没觉得刘大霖的提议有何不妥。赵恂如道:“占卜有龟卜、蓍卜、铜钱卜、问签,不知孟良欲以何卜之?”

刘大霖道:“龟甲、蓍草不可骤得,而铜钱、问签乃乡野民夫所用之法,我当用棋卜。”

“何为棋卜?”

“围棋黑白二子,阴阳之象,故以棋子代替蓍草。”

陈子履作为东道主,很快便命人取来了围棋。

在众人的注视下,刘大霖从中取出五十枚精致的玉石棋子,置于牛骨棋盘上开始推演。

只见刘大霖从容地用烟斗从棋子堆中随机拨出一子放在旁边,此所谓“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取一不用以象太极,四十九象征世界万物。又以烟斗从四十九枚棋子中间随意地一分为二,左为“天”,右为“地”,之前那一枚棋子也象征“人”,挂一而象三,如此天、地、人“三才”俱备。

接着,刘大霖开始计算左边“天”中的棋子数,四枚一组,揲之以四,象征四季,余数棋子则被拨出。算完左边,又接着算右边的“地”,同样将余数拨出。然后将象征“人”的那枚棋子与取出的棋子放在一起,总共五枚(此步数字不是五就是九,如果不是,那就说明算错了)。这一套过程称为“一变”。

随即他将两堆剩余的棋子混而为一,重复前面的过程,为“二变”,如此往复,凡“三变”后,剩余棋子数揲之以四,方得得一爻。总共六爻十八变,可得一卦。

三变演罢,刘大霖用毛笔在宣纸上划下一道长横杠,高声道:“少阳。”

片刻后又在初爻之上划下两道短横杠,道:“少阴。”

随着这一阴一阳的卦象逐渐呈现在纸上,围观众人不禁为大明王朝的命运捏了一把冷汗。

“少阳。”

“少阴。”

“少阴。”

第五爻出来之后,结果就变得明朗起来,剩下一爻不是阳爻就是阴爻。陈子壮心怀侥幸,暗想:“或是山火贲,亦是中上卦。”

“老阴。”

随着刘大霖划下最后一爻,众人的心不禁一凉,竟是《周易》第三十六卦“明夷”。

见众人不语,刘大霖道:“此卦仅一老阴在六爻,一爻变,当以本卦变爻辞占。辞曰:‘上六:不明晦,初登于天,后入于地’,明夷昏暗之卦,暗君在上,明者见伤之时也。”

明夷卦的卦象为离在下,坤在上。离代表日,坤代表地。日入地中,无法焕发光芒,如同受到损伤一般,故称明夷,乃下平卦。此卦在人事上代表的意义则是昏君在上,明臣在下,不能发挥才干,处境非常困苦。所谓“时乖运拙走不着,急忙过河拆了桥,恩人无义反为怨,凡事无功枉受劳。”

此情此景,何吾驺面色惨白,姚钿、陈子履沉默不语,赵恂如不禁垂下泪来,难不成真是天要亡我大明。

只有陈子壮仍不死心,道:“此卦尚有回转之余地。阴极则反,否极泰来,上爻老阴,动上爻则变山火贲,辞曰:‘上九:白贲,无咎’,上得志也。当今圣天子十六岁即位,旋诛魏阉,整肃内廷,日日于内忧外患之中,夙兴夜寐,未曾享一日之清闲,只为中兴大明江山。礼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天地生君子,君子理天地,天地可变而终不可以易乎其位。”

刘大霖知道陈子壮已经是强词夺理,道:“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古者以天下为主,君为客,凡君之所毕世而经营者,天下也。古者天下之人爱戴其君,视之如父,拟之如天,诚不为过也。今以君为主,天下为客,凡天下之无地而得安宁者,为君也。当其未得之时,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产业,曾不惨然,曰:‘我固为子孙创业也’。其既得之也,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乐,视为当然,曰:‘此我产业之花息也’。今天下之人怨恶其君,视之如寇仇,名之为独夫,所以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

陈子壮大义凛然地回道:“从古未有不为真人而为名臣者。我既为明臣,自当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虽千万人,吾往矣。”

刘大霖道:“集生既言孟子语,当知孟子亦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太祖曾览《孟子》,至草芥、寇仇语,谓其非臣子所宜言,议罢其配享,诏有谏者以大不敬论。夫天下之大,非一人之所能治而分治之以群工。故我之出仕,为天下,非为君也,为万民,非为一姓也。天下之治乱,不在一姓之兴亡,而在万民之忧乐。世之为臣者昧于此义,以为臣为君而设,君分我以天下而后治之,君授我以人民而后牧之,视天下人民为人君囊中之私物。今以四方之劳扰,民生之憔悴,足以危其君也,不得不讲治之牧之之术。苟无系于社稷之存亡,则四方之劳扰,民生之憔悴,虽有诚臣,亦为纤芥之疾也。”

“孟良你我各为其主,不必多言。”说罢,陈子壮拂袖而去。

陈子履见状,追陈子壮而出,剩下的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虽然刘大霖早有预感,却不想今日相聚果真落得个不欢而散的局面,只好对何吾驺、姚钿、赵恂如三人说:“为臣者轻视斯民之水火,即能辅君而兴,从君而亡,其于臣道固未尝不背也。”

何吾驺道:“集生为人耿直,今天下之剧变,尚难接受,孟良当体谅之。”

刘大霖摇着头,心中五味杂陈,叹息道:“相识一场,皆是缘分,愚弟留一语相告,诸兄好自为之。”

说罢,提笔以正楷留下四字:公无渡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反叛的大魔王你老婆掉了五胡之血时代盖世双谐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奸夫是皇帝终末忍界绝对一番信息全知者玄尘道途
相邻小说
轻音百合这样那样的事进化杀伐三国之无限召唤主角聊天群变身魔物娘重生之射手传奇神医小农民重生之商路仕途连环杀手在美国神级农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