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六十三章 这就是爱情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仅仅也就两三百米而已,哪怕小弗朗机的炮弹,也足以对这种松木板的船造成重创了。

它威力再弱也是炮。

几乎转眼间对面三艘船上就一片惊恐而又混乱的喊声。

还有惨叫。

虽然瞄准的是船,但炮弹打偏也是正常。

杨丰用望远镜看着对面少女。

后者倒是很镇定,也可能是没见识过火炮,总之拿着弓箭站在那里用仇恨的目光看着他,然后炮弹在她身旁打出碎木飞溅,下一刻她身后的青年男子一脚踹她背后,她就那么扑落水中。几乎同时一枚炮弹从她原本站立处掠过,正撞上那男子,后者已经本能的举盾,在炮弹撞击中那面盾牌粉碎,他也随着向后倒飞出去,带着飞溅的血肉落入江水……

“这就是爱情啊!”

杨大使一脸唏嘘的感慨着。

然后清澈的水面下一个毛茸茸的身影,就像只游动的树懒般,向着这边直冲而来。

速射炮依旧在开火。

炮弹呼啸着划过水面,不断撞击三艘船。

她在水下全速向前。

杨丰举着望远镜,特意站在木筏边上,很有兴趣地看着她,她勐然从水中探出头,嘴里还叼着一把刀,紧接着又扎进江水,杨丰就这样欣赏着她的潜泳,眼看着她到自己脚下。然后她勐然向下扎进深水,在清澈的江水中很优雅的向上,小蛮腰如蛇一般扭动,下一刻恍如一条跃出水面的鱼一样,靠着腰部的发力带着一身水花跃出。

半空中双手握刀直刺他胸前。

杨丰连躲都没躲,就那么眼看着她用尽全力的一刀,扎在了自己的防弹插板上。

已经到了最高点的她,愕然看着被挡住的刀。

然后杨丰的右手到了她脖子上。

“我很好奇,你想干什么?”

杨丰很狰狞地说道。

他就那么掐着她脖子,单手把她从水里提出举到面前。

她依然如同被钓起的鱼般挣扎。

她在窒息中惊慌地胡乱挥刀,那短刀很无力的扎在杨丰身上,虽然这次没扎在防弹插板上,但就她目前的力量,这一刀根本没有任何用,她就这样在半空中蹬着双腿,然后在缺氧中逐渐翻起白眼……

杨丰随手把她扔在木筏上,紧接着抬脚当胸踩住。

至于短刀当然踢进江水。

她这才贪婪的呼吸着久违的空气。

而此时对面三艘船已经被炮弹打的一片狼藉,船上没死的也都跳进了江水,而那些兀者紧接着跳下木筏然后游了过去。

他们都会水。

在松花江边生活,不可能不会水的。

所以他们和一辈子不洗澡的草原牧民有本质区别。

不过这个时代塞外的人,的确都不是很喜欢洗澡,因为一旦着凉感冒很可能会把命丢了,避免这种悲剧的最好办法,就是尽量不洗澡,反正干净不干净也没人在乎,身上老泥厚点还能防冻……

冬天还得特意抹油呢!

说到底和小命比起来,干净什么的都是矫情。

水中的抓捕很顺利。

毕竟兀者有数量的绝对优势。

杨丰又看了看已经恢复正常的少女,后者愤怒而又畏惧的看着他,然后他微微一笑,但还没等后者明白过来,他的脚就勐然用力,后者立刻又喘不动气了。

“你要是想女人了就赶紧拖到个僻静之处,别在这里碍事!”

张辅在一旁很无语地说道。

“胡说,我是正人君子,我只是抓了个俘虏而已。”

“对呀,就是俘虏,既然俘虏自然也就任你处置,想怎样就怎样,想杀就杀,就是你想刨心挖肺,然后油煎了,那也是随便你的。”

“呃,你们口味真重!”

……

而少女在杨丰脚下,毛骨悚然地看着他们。

很显然懂汉语。

然后她的那些族人一个个被拖到了岸边,紧接着捆起来,而木筏也终于完成搁浅,杨丰用脚尖把她翻个面低头拎着腰带把她拎起,就像抓住后颈皮拎着只猫一样,拎着她骑上已经下了木筏的马。这里江水一米深,骑马就可以直接上岸,到了岸上很粗暴的把她往沙子上一扔,早就等待的兀者拿着绳子迅速捆起,而囊哈纳则拖着个中年人过来。

“大人,这就是阿哈出。”

他说道。

后者毫不犹豫地跪下了。

“大人,大人,小的是带着人去吉林向大明归降的!”

阿哈出直接趴在地上焦急地喊道。

他会汉语,但不是江淮官话,而是更像山东话。

不知道是哪里学的。

不过元朝时候辽东主要就是和山东贸易,尤其是这些以松花江流域为主要活动区的,最便捷的贸易通道应该是从鸭绿江出海,毕竟他们走牡丹江水路就可以到鸭绿江上游,剩下就是向下漂流。

所以他们的汉语更接近山东话才是最正常的。

“归降?”

杨丰拖长了声音说道。

“对,对,大人,小的是在奚关城听说大明王师北上,故此带着部下想走水路到吉林,向大明归降,请求为大明臣民。”

《日月风华》

阿哈出赶紧堆起谄媚的笑容说道。

“那你跑什么?”

杨丰冷笑道。

“呃?”

阿哈出无言以对。

“别告诉我,你不认识我们,看看他们身上的衣服旗号,你不可能不知道他们就是大明王师,既然你是找大明王师归降,那总不会连大明王师什么样都不知道。而且你们航行的路线是进入松花江然后向下游,那么你解释解释,去吉林为什么向下游,难道吉林在松花江下游?

在我们面前还敢撒谎,把这个老东西拖到大炮前面。”

杨丰喝道。

紧接着两名士兵上前,拖起阿哈出按到一门速射炮前……

“不要,放开我阿玛!”

少女尖叫着。

“啊,她说了,不要放开她阿玛!”

杨丰说道。

然后那些士兵们一片哄笑。

那速射炮后面的炮手,紧接着将炮口对准了阿哈出。

“大人,大人,小的们是到下游贸易,不想遇上大人,但小的的确有归顺大明之心,只是此前有女真逃到奚关城,说大明屠戮降人,他们都被杀戮殆尽,故此不敢去归降。此时突然遭遇王师,小的一时害怕,故此想躲避,不想王师神威无敌,大人神勇无敌,此时已然甘心臣服大明。”

阿哈出看着近在迟尺的炮口,惊恐地扭头喊着。

“那你就不怕我杀你们?”

杨丰说道。

“大人,小的已甘愿臣服,自然生杀由大人做主,纵然死于大人刀下也胜过如孤魂野鬼般,在那冰天雪地忍受饥寒。”

阿哈出赶紧谄媚地说道。

“起来,我就喜欢你这种会说话的。”

杨丰笑着说道。

然后他看了看那少女……

“这是你女儿?”

他摸着自己下巴说道。

“正是,若大人不嫌她蠢笨,就让她跟随伺候大人。”

阿哈出毫不犹豫地说道。

他女儿惊愕地看着他,阿哈出目光严厉地瞪了她一眼,她只好眼含泪水的低下头。

“那就这样吧,我正好身边还缺个洗脚的,就是性子野了点,这得准备个鞭子才行,谁有鞭子,给我一根用用!至于你们,都松绑吧,不过你们想归降大明,也得拿出归降的态度来,这贡物总该有吧?”

那恶魔一样的男人说道。

“大人,小的船上还有些货物,正好可以用做贡物。”

阿哈出说道。

就在同时张辅递给杨丰一根鞭子。

杨丰随即甩了一下,然后很满意地听着那响声,而那少女则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这东西,紧接着杨丰向她露出一脸邪恶的笑容。

“就你们那些破破烂烂,难道你们以为大明皇帝看得上?”

他说道。

“大人之意是?”

“当然是把奚关城奉上,我等此番就是去奚关城,据兀者部检举,斡朵里部酋长勐哥帖木儿,公然辱骂大明皇帝,说大明皇帝乃是妖魔,乃是猪妖降世。大明皇帝震怒,故此命我等前往奚关城剿灭其部,你们想归降大明也可以,带我们去,一同为大明剿灭斡朵里部,那才能证明你们对大明的忠心。”

杨丰说道。

“大,大人,这一定是兀者陷害勐哥帖木儿,小的与他共处一城,从未听他对大明皇帝有半分不敬。”

阿哈出战战兢兢地说道。

“啊,你和他一伙?”

杨丰阴森森的说道。

后面张辅一挥手,那些速射炮迅速瞄准了阿哈出和部下。

“不,不,小的是胡里改,小的是胡里改,与那斡朵里部并无半分关系,虽然同居奚关城,但斡朵里部仗着人多一直在排挤小的,那勐哥帖木儿为人桀骜不驯,要说他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倒也算不上稀奇。”

阿哈出迅速转变立场,把勐哥帖木儿卖了。

“不是一伙最好。

若是一伙的,那你们胡里改也得剿灭。

既然不是一伙的,那就该表现出你们对大明的忠心,带我们去奚关城然后打开城门,召集你们胡里改部的青壮,与我们一同剿灭斡朵里部,事成之后斡朵里部的土地归你们,牛羊归兀者,马匹金银归王师。”

杨丰说道。

阿哈出和部下互相看着。

紧接着他将目光转向杨丰……

“大人,那女人呢?”

他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五胡之血时代绝对一番盖世双谐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终末忍界你老婆掉了奸夫是皇帝玄尘道途反叛的大魔王信息全知者
相邻小说
开局海贼剪辑:十五个震惊名场面西游之我灵明石猴开局炸了花果山开局泰山府君:我的福泽万倍返还三国之我是曹昂快穿之男配攻略斗破之返还系统骑士少年:十字架的约定大唐:开局玄武门,我助李世民夺皇位龙族之武圣路明非精灵:从火箭队开始的反派之路
同作者其他书
春回大明朝 灭宋 大明之五好青年 二道贩子的崛起 护国公 霸天南 历史粉碎机 大清之祸害 新大明帝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