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109章:祭坛(求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造化丹的炼制出乎意料的顺利,仅用一个时辰便将造化丹炼制出来,交给了宋玉,南宫婉。

因为来的早的缘故,一共有六颗灵烛果,用掉了三颗还剩下三颗给韩立与乐上师留下。

不过,孙火感觉后者倘若真的跟着慕兰人去找灵缈园的话,恐怕用不到灵烛果了,如此说不得他们能够贪墨下一颗灵烛果,无论是给韩立,还是南宫婉都可以,而他本身就贪墨一颗灵烛果,自然也就不需要了,至于宋玉那里多补偿几次应该就可以了。

灵烛果生服同样可以增加不少修为,对韩立这种元婴修士都有效,更不要说他了。

因此在催化了药力后,他就直接将剩下的一颗灵烛果生服炼化,不愧是天地灵药,一颗灵烛果转化的修为足足抵挡了十年苦修,再加上造化丹。

等离开坠魔谷返回落云宗,在闭关数年或者十多年,差不多就能够突破结丹中期,如此快的速度,放眼天南绝对能够排列前十,落云宗能够超过他的只有宋玉一人。

但后者是服用了直接提升一级上古灵丹,足足节省了数十年苦修,根本没法比。

虽说那种上古灵丹丹方他有,但其中需要的灵药,好几种早就在修仙界绝迹,或许坠魔谷灵缈园中可能有,但他现在根本不可能进去。

光是空间裂缝这一个原因,就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没有元婴期修为,根本承受不住空间压力,强行进去,结果只能是丹碎人亡。

元婴修士服用造化丹催化的是对天地规则神通的感悟,而结丹修士则是本命法宝的运用,毕竟,对于结丹修士而言,本命法宝无疑时最为强大的手段,至于神通,没有强大机缘,几乎不存在修炼成功的可能,就算有极大可能也是本命法宝自带的。

因为炼化灵烛果耽误了一些时间,因此,宋玉,紫灵仙子,比他先出关,而一出关宋玉就告诉他,乐上师已经来了,摘取了一颗灵烛果正在闭关。

“乐前辈竟然来了,那灵缈园的事情,她可说了?”

孙火眉头一皱,询问道。

“没有,乐仙子并没有说,我二人也不好去问。”

宋玉螓首轻摇,回答道。

闻言,孙火点了点头,也是,乐上师的性子,根本不可能给两个结丹修士说这话。

不过,看样子在乐上师心中灵烛果的地位还是要高一些,毕竟关乎着她能否进阶元婴后期。

乐上师的修为境界比韩立高得多,元婴中期顶峰服用造化丹,哪怕没有灵缈园闭关百十年差不多也能够进阶元婴后期,她需要只是一个契机,这个契机没有大机缘,根本不可能得到,而造化丹便是这个契机,这也是乐上师会帮忙的原因。

达到她这一步比任何人都清楚,元婴中期与后期之间强大差距,除了韩立这种拥有各种强大手段神通的变态外,其他修士很难越级,即便如此,如今的韩立也只是能够在元婴后期大修士面前自保而已,胜算不足三成。

“不过师尊到底去做什么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来?妾身心中隐约有些不安?”

宋玉看着孙火凝重的神色,忽然道,

“玉儿,接下来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无需理会躲入洞府即可。”

孙火也感觉到了迫在眉睫的危机感,韩立那里他并不担心,有辟邪金雷在,再加上古魔就算夺舍了南陇候,鲁卫行任何一人,也不会当场恢复元气。

面对拥有辟邪金雷,大庚剑阵,紫极罗火的韩立,下场只有一个死字,基本上不会有第二个下场,逃掉的几率都不大夫而他担心的是鬼灵门放出那头古魔。

“嗯!”

闻言,宋玉虽然心头满是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实际上孙火现在就想离开坠魔谷,至于古魔之事,闹的再凶跟他也没关系。

可传送到外面传送阵可没那么好找,说不定找着找着就遇上了古魔或者其他麻烦,没有南宫婉,乐上师在旁,他实在无法放心。

毕竟天南各大势力想要弄死他的人太多了,尤其是上一次乐上师帮他们击杀阴罗宗之人后,落云宗隐约有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因此他还是打算等古魔之事结束后,再离开。

只要小心一些,不去凑合热闹,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

这是一间地下大厅中。

大厅不大,只有七八丈宽广,整间大厅除了一张供桌外,到处空荡荡的,别无它物。当老者进入此地时,南陇侯正站在大厅中间,怔怔的望着供桌上的几样东西,整个人彷佛在发呆着。老者有些惊疑的走了过去,同样望去,结果心中顿时一震。

“天元果!我没有看错吧,这就那吃了一颗,就可延寿百年的天元果!那个紫色的灵芝,难道是传闻中补天芝,看此火候应该有了上万年,就是生吃也可以精进数十年苦修。而这个金光灿灿的竹子,莫非是三大神木中的金雷竹!还有这……”

鲁卫英一看清楚供桌上供着的六七种花草后,先是一呆,随后脸露骇然之色的语无伦次起来,他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情不自禁地向前两步,打算凑近些看看。

“鲁道友,我要是你的话,就不会如此莽撞。你真以为这些灵药就赤裸裸的摆在这里,让我等拿吗,道友仔细看清楚了四周再说?”

就在老者兴奋异常的时候,南陇侯突然冷冷的开口了。

“南陇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者一听此话,如冷水浇头,神智顿时一清,急忙惊疑的重新打量下四周。

“咦!这好像是传闻中小须弥金刚阵,佛宗的法阵,怎会出现在这里?”

鲁姓老者终于从四周墙壁上隐现的一些符文,看出了些名堂,大感意外起来。

“怎么了,小子,这么多好东西,你难道不动心。”

大衍神君惊讶的声音外韩立脑海响起。

“东西是好,可前提是真的。”

韩立冷笑一声,倘若没有金雷竹他还看不出什么端疑,可对方竟然敢再他面前幻化出金雷竹,真是不知道死活。

“咦,是幻术竟然连老夫都瞒过了,看来你哪位弟子说的不错,这血咒之门后面,封印镇压的极其强大的存在。”

蓦地,大衍神君用神识仔细一查看,就看出来端疑来,惊讶道。

“韩道友,我们一起出手,将这阵法破开,据老夫所知,这个小须弥金刚阵又叫金刚困仙阵,可能是世间少有几种完全依靠蛮力来破除的禁制之一,根本没有其他什么破阵法诀而言。要想破掉此法阵,必须时刻用各种攻击来消磨此法阵产生的禁制护罩,并且一刻不停。因为此禁制单论防御力而言,在诸多法阵中也许排不上什么名次,但若论持久力,此法阵在佛宗中可有不灭不休之称,似乎只要禁制没有被完全摧毁,就可以迅速恢复如初。唯有你我三人轮替攻击,才有可能破解。”

鲁卫英建议道。

韩立轻笑一声,点了点头。

“没想到道友竟然认识这阵法,但为了防止被人打扰不如再布置下几套阵法。”

“阵法?”

听到韩立的建议,南陇候与鲁卫英脸色对视一眼,但碍于前者强大的实力,沉吟片刻儿,还是点头答应道。

“如此也好,我们三人各种布置一套阵法。”

他们可不敢让韩立单独布置阵法,不然,一但对方翻脸,他们可就成了瓮中之鳖。

而就在这时,只见金色光幕中,原本除了几株灵药就空无一物的供桌中心处,蓦然浮现出了一个银的圆钵,有头颅般大小。

此圆钵表面有各种深奥晦涩的符文飘动,周围尚八块澹白色玉符平躺在那里,将其簇拥在中间。而圆钵上空尺许高处,则另有三件小巧东西,漂浮在那里一动不动。

南陇侯凝神细望下才看清楚,竟是一口银色小剑、一件乌黑禅杖和一颗血红圆珠。这三样东西虽然只有寸许大小,却散发着丝丝的三色灵光,三股灵光交织融合一起,将那供桌上的圆钵罩在了其中。

南陇侯正看的目瞪口呆,圆钵、玉符及那三件法器,诡异的在供桌上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随后四下涌现佛文的金色光罩,也无声无息的消隐而去。

见状,韩立眼中闪过一抹冷笑。

……

与此同时,鬼灵门门主和魏无涯等人却已翻过了那座巨山,出现在了一片盆地之中。这盆地阴暗潮湿,地上遍布大小不一的水坑,让不得不徒步行进的一行人大感郁闷。

虽然可以施展一些小法术,将那些淤泥,污水全都挡在外面,但速度自然一降再降了。可这一次,无论是王天古还是魏无涯没有一个人再抱怨什么了,因为先前翻过巨山峰顶时,他们就居高临下的远远看到,在盆地中心处有一座貌似祭坛的庞然大物坐落那里。

这一下,所有跟随鬼灵门之主到此的人,马上精神一振,将原先的怀疑抛置了脑后。要知道自从入谷以来,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完整的建筑,不用问,那里肯定不是寻常所在,多半和鬼灵门门主所言的灵缈园,真的有些关系。

所以一行人行动更加缓慢起来,却反而人人不急不躁的样子。

也不是没有不尝试用离地数尺的漂浮术行进,但唯一收获,就是片刻后,天上一记血色闪电凭空击下,差点将那名修士的护身法宝击的粉碎,似乎越靠近此盆地的中心处,那禁空禁制就越发的严苛起来。

如此一来,其他人不再想什么投机取巧之事,只能排成一列的慢慢前进。一名鬼灵门的弟子在前面开路,碰到灌木丛之类的东西挡路,几颗火球过去,可以轻松地开出一条小路出来。

而走了大半日后,一行人终于接近了祭坛,远远看到祭坛那庞大无比的身影。此祭坛完全使用白色山石砌成,呈四面遍布阶梯地巨大梯形,整体高耸入云,足有数百丈之高,实在宏伟之极。只是祭坛有些远,又有些太高,实在无法看清楚上面到底都有些什么东西。

“终于快到了,看样子,顶多在过一两时辰,就能走到那里了。王门主,魏某现在对道友如何知道灵缈园的事情,更加好奇了。”魏无涯虽然同样徒步而走但是全身散发出澹绿色的莹光,轻轻一步跨出后,人就无声无息的滑出数丈之远,看起来轻松之极。

“魏兄放心,到事后王某肯定会向道友说明此事的。”

鬼灵门门主微微一笑,彷佛不在意的说道。魏无涯点点头,正想再问些什么时,忽然走在最前边的鬼灵门弟子身上灵光一闪,身子一个跌跄,随后竟从肩头到腰部无声无息的被斜分成了两截,尸体无声无息地跌落而下。

“空间裂缝!”鬼灵门门主一见此幕,脸色大变,魏无涯和身后的王天古见此,同样面色一沉。

他们虽然不知道鬼灵门门主到底有何谋划,但按照他指点的路线入谷至今,先前从未碰上过任何一个隐形的空间裂缝,原本还有些提着的心早已放松了不少,可如今竟蓦然冒出一道空间裂缝出来。这二人不禁心中一凛。

其余的三名鬼灵门弟子,也有些面色发白。一行人等全都止步下来,停止了前进。

鬼灵门门主看着惨遭裂缝斩切的尸首,脸上阴晴不定,而魏无涯闭上了双目,似乎用神识感应着什么,但片刻后又睁开了双目。

“不行,这空间裂缝不是靠神识强大就可以感应到的,感应不到裂缝的存在。”

魏无涯面无表情的摇摇头说。王天古听了这话,一抬手,手指连弹,五枚火弹向前方分散射出,“噗”“噗”几声后,这其中三颗火弹被一闪即灭地凭空消失,但又两颗却从两侧飞出数丈远去,击在了地上爆裂开来,现出两个大坑出来。

“这裂缝很小,只要稍偏一些,就能绕开了。”王天古则声音一缓的说道。

“虽然这个裂缝不大,但是谁知道剩下的这一段路上,还会有多少道裂缝出来,我们可没有这多人命往里填。

“而据我所知,我们走的路线应该没有空间裂缝挡在途中才是,难道那人有什么隐瞒没说?”

鬼灵门门主没有露出高兴的模样,反而面上露出了一丝阴霾的低语几句。听到这话,魏无涯神色一动,但却没有开口问什么,反是王天古望了望远处的卷祭坛,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尸体,有些不解起来。

“那门主的意思是?”

鬼灵门门主眉头紧锁,没有马上回答的仰首望天,半晌后,长叹了一口气。“原本想等到了祭坛,才透露些东西给你们听的,但如今看来也无法再隐瞒下去了,还是在这里给你们透些底吧。”

siluke.com

他面露出一丝奇怪之色的说道。魏无涯等人听了这话一怔,有些面面相觑。

鬼灵门门主谁也没有理会地袖袍一抖,一阵银光闪动,手上蓦然浮现出了一根画轴出来,此画轴长约数尺,银光闪闪,看起来古朴异常。

“这个是……”王天古一见此画轴惊的失声起来。

“嘿嘿!看来你也认出此物来了,这还是你亲自转交我的。有关灵缈园的一切,就是从此画轴上得来的。”

鬼灵门门主望了一眼王天古,澹澹的说道。王天古闻言,彻底怔住了,此画轴正是当日在慕兰草原藏宝处,得到的疑是苍坤上人的画像卷轴。

而鬼灵门门主却将画轴一抛,一团灵包裹着,将画轴托起在低空处,然后神色凝重的一掐诀,手指冲画轴轻轻一点,“兹啦”一声,画轴飞快打开,露出了里面的画面。

一个背负长剑,仰天而望的儒生背影,跃然与画卷之上。王天古等人全都睁大了双眼,死死地盯着画中人像半天,想发现些什么,可全都一无所获。

但魏无涯神同样深望了画面一眼,但神识一扫过整件画轴时,却神色不由得一动,面上闪过一丝讶色。

“魏道不愧为元婴后期大修士,竟如此快发现了其中奥妙。王某能够发现此画轴异处,可完全是靠本人修炼的一种秘术,才侥幸发现的。”

鬼灵门门主见到魏无涯的表情,心中一动后,开口称赞了一句。“没什么,像这种芥子空间性质的法器,本人也好多年没见过了,若不是道友事先提醒过了,本人也无法轻松发现的。”魏无涯神色怪异的说道。

……

不知相隔多少万里的数百丈地下厅堂中,南陇侯和鲁卫英正盘膝坐在厅堂的一角,而韩立则操纵着傀儡与阵法破坏着那已缩成薄薄一层,却更加耀眼刺目的金色光罩。

光罩上的佛文此刻有开始时的豆粒大小,已变成了如今的拳头般大的银色符文,在罩壁表面流转不停,显得肃然异常。

这一次有韩立用阵法傀儡帮忙他们破阵速度,显然快的多,并且对于真元法力消耗,也没多少。

不过,两人并没有发现,在他们破阵,同时韩立已经安排银月悄无声息在大厅布置了身上所有的阵法。

如此,即便古魔再强,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奸夫是皇帝五胡之血时代反叛的大魔王你老婆掉了盖世双谐信息全知者终末忍界玄尘道途绝对一番
相邻小说
从小排球开始的征途从凡人开始修仙从凡人开始的诸天从凡人世界归来吞噬星空之天生兽神女总裁的专职保镖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超神之开局混进恶魔一号我能洞察万物信息诸天:我用魂导器打原始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