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154章 让敌人去对付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用家族里的女儿联姻,确保军队首脑的忠诚,这是大多数家族都会做的事。

看起来米尔甘勾搭贵族女人确实有一套……

但绿帽大概也是贵族家庭的常态,大贵族的婚姻大多数都是政治联姻,夫妻之间确实没什么感情基础,私下偷情这种事是很常见的。

看奈尔达的样子,似乎是全身心的认为米尔甘才是她的真爱。

但奈尔达确实不能跟着米尔甘的队伍去长河镇,她是阿尔玛公爵的长女,还在长河镇待过很长时间,长河镇认识她的人很多。

偷情归偷情,不公开谁也不会说什么,可真要是公开了,她那个绿帽老公就必须带着部队弄死米尔甘才行……

狮湖城旗卫队也就罢了,更重要的是很可能面对一个公爵的怒火——奈尔达是以探望父亲的名义去找米尔甘的,但她压根没去见阿尔玛,这谎言很容易穿帮的。

奈尔达偷会情人对阿尔玛而言可能无所谓,顶多臭骂一顿。但无论如何,米尔甘肯定会倒霉。

不过……

阿尔玛这么快就已经不在烈狮城了?

领主大人此前并不知道阿尔玛已经提前脱身,这比他预想的要早得多。

“……米尔甘,阿尔玛公爵是什么时候回的狮湖城?”

李昂现在已经意识到自己大概小看了阿尔玛,能这么快回到狮湖城,这位公爵的手段出乎了领主大人的预料。

“大概一周前吧,而且有消息说他刚回去就流放了他儿子福瑟特和一个女儿——这是奈尔达的侍女来报的信。所以我得赶紧把奈尔达送回去,我说的是实话,真没有别的心思,您可以放心。”

米尔甘现在看起来挺诚恳。

李昂看得出他说的确实是实话,但这个消息对李昂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一周前,那就是李昂刚刚离开白鹿堡的时候。

阿尔玛刚回去,福瑟特就被流放了,也就是说,阿尔玛在极短的时间内重新掌控了霍顿家族。

这位公爵的手段确实有些出乎意料。

阿尔玛重新掌权肯定不符合乌尔里克国王的意愿,国王原本也不会愿意让阿尔玛这么快脱身——阿尔玛肯定是得到了有心人的帮助。

“阿尔玛不是还在打官司吗,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脱身了?”

出于奈尔达的原因,米尔甘肯定一直盯着阿尔玛的动静,李昂觉得他应该知道原因。

“好像是阿兰里克王子为阿尔玛公爵做了担保,然后负责桉子的布伦努斯公爵就直接结桉了。”

又是阿兰里克王子?

原来如此!

这位王子确实有必要做这些……

阿兰里克既然正在收买人心,那自然就是想让国王失去人心。

如果自己死在烈狮城,很多贵族都会认为国王疯了,戈德里克这样的人肯定不会再服从乌尔里克的号令——那他们大概会转而支持这位王子。

国王正在给阿尔玛找麻烦,如果帮助阿尔玛脱身,这位王子能得到这位公爵的支持。

这个王子看来是有点迫不及待了?

李昂这下子算是想清楚了。

可是,原本与阿尔玛公爵为敌就已经很危险了,现在还无缘无故的多了阿兰里克以及米尔甘·基里克这帮敌人,领主大人自然是很不爽的。

他们想要自己的命,那领主大人怎么也得有所回报啊……

某位伟人说过,要把敌人变得少少的,把朋友变得多多的。

领主大人对此有独特的理解——他要让敌人来对付敌人……

“米尔甘,奈尔达的事情好说,我对你们俩的感情生活也没什么兴趣。我更关注的是我自己的命——你的佣兵团原本应该是被国王雇来对付诺多的吧?你为什么会接下杀我的任务?”

李昂想试试有没有可能说动米尔甘。

“国王雇佣我们的事情也是尹戈尔在联络。但他先让我在烈狮城辖区干掉你,说是王子殿下能给我开拓者男爵证书。我打听了一下,有人说你是叛国者,我以为这是国王的意思,所以接下了这个活儿。后来看你人手挺多的,尹戈尔又加了五万第纳尔的高价……但昨天看到你有这么多部队从烈狮城出来,我觉得我大概上当了……”

见李昂愿意答应自己的要求,米尔甘当然也乐意说清楚缘由,反正现在他这个任务已经没戏了。

“看来全都是许诺,却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没给你……米尔甘,你有没有想过,尹戈尔和阿兰里克王子是故意在让你和我斗起来?我那么多车队在烈狮城,他怎么可能毫无察觉?明知道我有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尹戈尔还让你来杀我……要知道,如果是为了刺杀我,尹戈尔应该找专业杀手,而不是找你!”

李昂找到了突破口,开始挑拨。

事实上尹戈尔肯定不知道李昂有这么多人手……

车队是分批进城的,埃里克还刻意没让他们穿纹章罩袍,谁会那么仔细的观察那些分成几十人一股的运输队呢,没被发现再正常不过了。

但米尔甘确实在怀疑这一点,他本来就觉得尹戈尔给他这个业务很有问题——刚开始说李昂是孤身一人;

后来发现李昂身边足有上百人,于是尹戈尔加了个高价;

可现在发现人家带了三四百人……

站在米尔甘的立场认真想想,确实像是在故意挑起狮鹫之剑佣兵团和李昂之间的斗争。

“我就是觉得这有问题,所以我已经放弃了这个任务……李昂阁下,你和他们到底是什么仇怨?你这么多部队能光明正大的从烈狮城出来,显然也不是什么叛国者……”

米尔甘皱着眉头对李昂的说法表示了认同。

“我觉得,不是我和他们有什么仇怨,他们有可能是在算计你,米尔甘……”

见这位佣兵团长似乎能被忽悠,李昂开始说服教育。

“我怎么会和一位王子有什么仇……”

米尔甘摇着头。

“不一定是有仇才会算计你啊……米尔甘,你勾搭过的女人可不少,你应该知道,恐怕有很多贵族都想干掉你,只是他们怕有些事情说出来会丢脸而已……”

李昂看了看远处的奈尔达,又回头看了看那些女探险者。

米尔甘愣了愣,点了点头,这种说法他当然是认同的。

“大多数时候都是她们非要凑上来……”

他弱弱的为自己辩解了一句,不过很没有说服力。

“几天前有传言说我叛国,实际上那是因为巴克斯帝国在陷害我。我来烈狮城,是因为乌尔里克国王给了我讨逆者的权限,还给了我使用金色纹章的特权……你应该能明白,在这种时候,杀掉我这个刚被国王授予特权的领主意味着什么?而动手杀我的人,也就是你,在这种时候和我起了冲突,会有什么后果?”

李昂从怀里摸出一张与国王签署的契约,让米尔甘看了一眼。

米尔甘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当然知道金色纹章代表什么,尹戈尔,或者说阿兰里克王子,居然让他谋害一个有讨逆权限的忠臣……

“我和阿兰里克没有仇怨,他纯粹是在借机坑害你!米尔甘,只要你对我动了手,你的佣兵团就会被定性为叛军!无论你能不能干掉我,都符合他的意愿……再加上我使用的就是狮鹫纹章,哼哼,米尔甘,你一直声称你的狮鹫装备是战利品——到时候你连解释都没法解释,是你被人算计了!”

燃文

李昂说的斩钉截铁,似乎这确实是真相一般。

米尔甘已经呆住了,站在他的立场上,这事儿好像还真就是这样……

“李昂阁下,你说得有道理……可是,一个王子算计我?这……难以置信!”

他看起来有些不确定,但又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有可能。

“谁给了你不兑现的空口承诺……谁就是在算计你,米尔甘,这个道理就像你勾搭女孩一样,这不难理解吧?”

李昂笑了笑,这话模棱两可,对其他人而言没有说服力。但对米尔甘而言,这确实是真理——他自己就是最擅长对女孩空口白牙许诺的人。

“可我不明白,阿兰里克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可是王子啊,这种做法对他有什么好处吗……”

李昂的说辞符合米尔甘自身的行为逻辑,他明显已经信了,只是他的政治能力显然并没有他对女人的某种能力那么出色。

“你就没想过别的贵族会对此有什么反应吗?你应该知道有很多贵族都嫉恨你……如果你和我打得两败俱伤,被阿兰里克定性为叛军,然后被阿兰里克剿灭……那些被你拐走过妻子或女儿,却拿你无可奈何的贵族就都能复仇雪恨了!他们会感激他,会为此支持拥护他。”

李昂看了一眼远处的奈尔达,开始引导米尔甘的受害者心理。

“……这我能理解,若不是我的佣兵团足够强大,我早就被人弄死了!”

米尔甘确实吃这套——他自己当然最能体会到其他男人对他的看法。

“另外,奈尔达在你身边露过面的吧,你觉得尹戈尔会不认识她么?尹戈尔可是贵族院的负责人,大多数贵族他都认识。”

李昂摇着头笑了笑:“你和奈尔达的事阿兰里克肯定知道。他既然能帮阿尔玛脱身,那说明他想得到阿尔玛的支持……而挑起你和我打个两败俱伤,这可都是在帮阿尔玛解决问题,因为我和阿尔玛有仇,而你的存在会让阿尔玛丢脸……把我们解决掉,阿尔玛可就欠他大人情了!”

领主大人是在跟着米尔甘的心态散布阴谋论,这种针对性的方式对于本就在担心对应事务的人很有效果。

“……难怪尹戈尔不找杀手,却偏偏找上了我……可那是王子和公爵,我总不能对付他们……”

米尔甘的心态基本上已经转变为受害者了,话里已经表露出了对阿兰里克与阿尔玛的敌意……

李昂突然收起了笑容,神情变得非常认真:“那可不一定,只要你有足够的胆量……米尔甘,我觉得你和奈尔达偷偷摸摸的也没什么意思。照我看,你不如想法子偷偷干掉阿尔玛,把奈尔达扶上公爵之位……以她对你的感情来看,你能因此得到巨大的权势,到那时就没人能算计你了!”

第一步是让米尔甘敌视阿兰里克与阿尔玛,这已经成功了。于是李昂转头就顺着米尔甘的思维开始了新的引导。

米尔甘一下了愣住了。

愣了很久才感叹道:“还得是你们这样的贵族领主心狠手辣啊……”

领主大人摇了摇头,很严肃的看着米尔甘:“这是为了自保,米尔甘。你应该知道,你和奈尔达的事儿可能已经被发现了。如果你不下手,早晚会被阿尔玛公爵干掉……”

米尔甘皱起了眉头:“为什么这么说?阿尔玛公爵或许希望我死,但他本人反而应该绝口不提才对……倒是其他人有可能借此害我。”

“不,为了狮湖城旗卫队,阿尔玛一定会干掉你!米尔甘,那位掌旗官格朗隆早晚也是会知道这事的,说不定现在就已经知道了……作为丈夫,他肯定与你势不两立,这是人之常情。”

李昂用严肃认真的态度再次开启了阴谋家模式。

“格朗隆……也许吧,可这也只是我和他之间的事。”

米尔甘明显开始跟着领主大人的节奏想了。

“这可不仅仅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遇上这种情况,阿尔玛会怎么想?要知道,他女儿已经背叛了格朗隆,如果公爵视而不见或是帮着他女儿掩饰,那格朗隆就只能背叛公爵了——否则格朗隆怎么有脸活下去?”

李昂摇着头摊开了手:“所以,阿尔玛公爵只有一种办法保障这支精锐部队的忠诚——帮格朗隆干掉你。”

米尔甘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你自己想想……趁着现在奈尔达还在这里,你可以成为奈尔达的守护骑士,借着护送她回狮湖城的机会,偷偷干掉阿尔玛公爵!现在福瑟特被流放了,阿尔玛其他的儿子全都还未成年,奈尔达必然能以长姐身份监护公爵领——这种情况下,奈尔达只能离婚继承狮湖城领地!而你……可以成为她新的丈夫!你也是个贵族,后面可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李昂的声音如同妖魔一般,米尔甘此时脸上阴晴不定,看来是听进去了。

确实,对于米尔甘而言,如果这时候阿尔玛死了,他可以利用奈尔达女士得到巨大的利益……

如果阿尔玛现在死了,福瑟特被流放,其它的儿子未成年,公爵领地只能由奈尔达监护,甚至直接由奈尔达继承。

如果米尔甘足够心狠手辣,他甚至有可能借此机会成为大公!

比如……干掉阿尔玛所有未成年的儿子。

即便不这么做,他也有可能借助奈尔达女士顺理成章的得到极高的地位,以及不逊色于任何大领主的领地。

“我……李昂阁下,我恐怕很难干掉阿尔玛公爵……”

米尔甘明显是有些意动了,声音甚至都有点颤抖。

他会为了一个空口许诺的开拓者男爵证书接下杀人的业务,自然会对权力与领地有想法。如今李昂给他指了一条很有可行性的路,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可阿尔玛公爵注定会对付你……这可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你总得保住自己的命……”

李昂深深的盯着米尔甘的眼睛,给了最后一句让他下定决心的话。

这位花花公子已经陷入了领主大人故意营造的阴谋论中。

事实上这事本来不会有那么麻烦的——就算奈尔达和他的奸情被发现,大概率也是以奈尔达和格朗隆离婚而结束,米尔甘只要别送上门去找死就完全不会有事……

但李昂故意引导米尔甘往阴谋上想,一旦思维陷入进去,那就会觉得李昂推论的一切都很有可能发生。

而且李昂还给了他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为了自保……

米尔甘确实心动了,他频频的看向奈尔达,眼里已经写满了野心。

李昂当然是从始至终都把米尔甘当成敌人的,但敌人并不一定就只能消灭,也可以利用。

反正阿兰里克和阿尔玛公爵都是敌人。

但直接对付王子是行不通的,所以诱导米尔甘敌视王子,并且先对付阿尔玛。

也不需要米尔甘一定成功,只需要狮鹫之剑佣兵团以敌对态势对付阿尔玛就可以了……

狮鹫之剑佣兵团是乌尔里克国王招募的人,并且是尹戈尔经手雇佣的,尹戈尔是阿兰里克的舅舅,这些事是公开的信息,大多数人都肯定会知道。

阿兰里克让狮鹫之剑来追杀李昂,但狮鹫之剑佣兵团却跑去刺杀阿尔玛公爵——无论成功与否,阿兰里克会怎么想呢?

他会做什么?

而国王和阿尔玛公爵又会怎么想呢?

让敌人去对付敌人,无论成败都是上策。

“米尔甘,我送你件礼物,也许能帮你对付公爵……”

李昂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你有没有听说过蛇心石……”

“我知道这是什么……我明白了,多谢您的帮助,李昂阁下,也许我应该给您一些回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你老婆掉了盖世双谐玄尘道途绝对一番我只有两千五百岁信息全知者终末忍界五胡之血时代反叛的大魔王奸夫是皇帝
相邻小说
木叶:新的火之意志诸界之模拟人生修仙:我能无限模拟人生我养子超有钱我创造了魔网时代斗罗之掀翻诸神我恶魔圣主被校花召唤了诸天圣主诸天里的圣主神灵的位面游戏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