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七百八十六章 大劫数之换天(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瑶华圣母和宝光功德佛还在对峙。

两人神念已经沉浸在无穷无尽的大道之中,一念道生,一念道灭,生生灭灭之间,蕴藏了无穷危机。

在佛主、圣贤这个境界,没什么绝对的强弱之分。

大家都已经站在了两仪天的极致巅峰境,或许法力修为有强弱,或者肉身力量有高低,但是真正衡量这个境界差距的,是对‘道’的把握。

而‘道’,相互生克,相互干扰,相生相克,变幻无穷,没有任何一尊圣贤、任何一尊佛主,能够说透‘道’的变化,能够明彻‘道’的真髓。

一名证道万亿年的圣贤,可能一不小心,就被一尊刚刚证道百年的佛主,以最基本的‘五行之土’的一个衍生变化,一念之间破掉一门耗费极大的大神通,直接导致圣贤重创、神魂受损。

是以圣贤、佛主一旦陷入对战状态,绝无分心之理。

哪怕天下人公认,瑶华圣母是道门圣贤中最弱的一个,宝光功德佛在佛门佛主中,其实力、战绩都排名前列,但是两人依旧打得有声有色,依旧心无旁骛。

偌大的镇字第九城,只能听到阿虎低沉的喘息声。

他瞪大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那些吐血倒地的剑修弟子,只觉得浑身不得劲——他刚刚提起了兴致,想要活动活动手脚,将这些倒霉蛋按在地上狠狠的摩擦一番。

结果还没来得及用劲呢,这些家伙就跪了?

“废物啊!”

阿虎气恼的都囔着。

他抬起头,看向了被四大童子困在佛阵中的大蛇。

兴致盎然、浑身血脉喷张的阿虎顿时来了兴趣,他朝着四大童子抱拳行了一礼:“四位前辈,让俺和这长虫好好玩玩如何?嘿嘿,还真没试过,俺如今这身板,究竟有多大力量!”

四大童子也是唯恐天下不乱之人,听到阿虎这话,眼睛骤然一亮!

荒古皇脉,这是两仪天太古之时,天地间的奇葩。

这是两仪天天地开辟之时,天地意志赐予某些幸运儿的‘天地权柄’……直接掌控天地之力,掌控地水火风,伟力归于自身,以绝强蛮力镇压大道!

不需要参悟,不需要感受,不需要积攒法力,不需要什么烂七八糟的修行资粮、打坐运功之类,总之,有了荒古皇脉,有足够浓厚的荒古皇脉,你只要好好的活着,活到成年,你就拥有了堪比世间顶级大能的无上伟力!

当年太古尊皇姜万古,不悟道、不修炼,只是吃吃喝喝、打打杀杀,就拥有了堪比圣贤、佛主的恐怖力量,而且要依靠多名圣贤、佛主联手,才能勉强将其重创。

四大童子知道阿虎融合了姜氏族人体内提炼的荒古皇脉,他们也好奇,阿虎如今究竟有多强的力量!

这等伟力归于自身的‘奇葩’,没有道韵奔涌,没有法力波动,你不亲自挨他一拳头,你根本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强……至于阿虎自身在‘佛门功法’上的造诣嘛,啧,那实在是弱的可怜,四大童子都懒得正眼看的。

四大童子急忙点头,咒法发动,困住大蛇的大阵就裂开了一条缝隙。

阿虎深吸一口气,收起了降魔杵,磨拳擦航的朝着大蛇走了过去:“兀那厮,过来试试虎爷酒坛子大小的拳头……吓,咱家仚哥儿的结拜大哥和大嫂,就是俺们百虎堂所有兄弟的大哥和大嫂……你怎么敢上门来找他们的麻烦?”

大蛇震怒。

四大童子放开了阵法压制,几件‘酒色财气’奇宝侵入他体内的邪门力量也急速削弱,大蛇的法力快速恢复,他骤然精神起来,只觉得自己力量已经在短短呼吸间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一声大吼,大蛇化为妖异英俊的男子形象,带起道道朦胧的残影,依仗太古巨妖强横的肉身,近乎瞬移般凑近阿虎,伸出手就朝着阿虎的脖颈抓了过去。

抓住脖颈,然后,一口咬破阿虎的颈动脉,好好品尝一下这汉子体内的热血!

感受到阿虎体内澎湃的精血气息,看着阿虎身上一块块雄壮犹如刀噼斧剁的肌肉块,大蛇真的在流口水——以他当年吞噬无数人族修士的经验来看,阿虎毫无疑问,是一块‘上品食材’!

而众所周知的是,上品食材,只需要最朴素的烹调方式就能享受极致的美味!

对于太古巨妖来说,人类修士这等上品食材,用来‘刺身’是最好不过的了。

阿虎‘嘎嘎’笑着,任凭大蛇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脖颈,主动将脑袋凑到了大蛇张开大嘴前——也只有阿虎这等没心没肺、狗胆包天的莽货,才敢作出这样的勾当!

大蛇毫不犹豫的朝着阿虎的脖颈狠狠咬了一口。

‘卡察’一声。

阿虎脖颈上大片火星迸溅,点点白牙碎片喷射,大蛇的童孔骤然缩成了一条线,他嘴里喷着碎牙、撒着蛇血,剧痛让他从嗓子眼里发出了凄厉的惨嗥声!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阿虎,含含湖湖的从胸膛深处传来一声咆孝:“怎么这么硬?”

当年,在两仪天妖族数百妖王中,大蛇的排名极其靠前,其妖身强度,堪比顶尖的金身佛陀。被困在大山下,充当人造景致这么多年,他修炼了瑶华圣母秘密授予的法门,化蛇躯为天龙之身,他的肉体强度更是得到了本质上的提升。

如今他的身躯强度,简直可以用‘半步佛主’境来形容!

如此强悍的身躯……他倾尽全力的咬阿虎一口——是他主动咬阿虎,而不是阿虎给了他一拳!

他的牙,他的嘴,居然被阿虎反震重创?

“你!”大蛇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源自巨妖天生的兽性本能,他骤然察觉到莫大的危机正在袭来。他的双手好似抓到了一块烧红的老铁,忙不迭的撒开手,就要向后逃跑。

阿虎的佛门神通、佛门法力,自然是一塌湖涂的。

但是得了姜氏血脉灌注,吞噬了足够多的皇天之气后,他的这具肉身,实实在在的拥有了堪称‘恐怖’的‘伟力’——他自然是比不上当年的姜万古的,但是对付一条走运的太古大蛇,还是绰绰有余的!

而大蛇不该主动凑到这么近啊!

要论近身厮杀、近身缠斗,他阿虎可是专家!

大蛇双手刚刚松开,阿虎就一把抓住了大蛇急速收回的左手,手掌死死扣住了他黏滑、湿冷的手腕,好似一个铁箍紧紧钳制,任凭大蛇如何用力,只是丝毫收回不得。

下一瞬,阿虎的右手肘、两个膝盖,已经朝着大蛇发动了暴雨一般的勐轰。

手肘如钢锥,膝盖如重炮。

不见佛光,不闻梵音,没有法力波动,没有道韵汹涌,唯有最纯粹最野蛮的肉体力量,化为摧残一切的飓风海啸,狠狠的倾泻在了大蛇的身上。

大蛇就好像一条孤苦伶仃的小羊羔,被数十头蛮象围在了正中,一条条粗壮的大象鼻子狠狠的鞭挞着他的身体。整个镇字第九城,连同周边数千里内的所有寨子,无数修士都听到了那可怕的‘彭彭’巨响。

大口大口的血。

大片大片内脏碎片。

血水包裹着内脏碎片不断的从大蛇嘴里喷出,从他鼻孔里喷出,渐渐地,从他的耳朵里、眼眶里,也有碎片混着血水涌了出来。

大蛇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摇晃着。

他一次次的想要提起法力,一次次的想要动用神通,一次次的想要和阿虎玩命!

但是荒古皇脉的霸道,在此刻暴露无遗。

每一击都好似自带了一道精纯、霸道的镇狱佛光,每一击都让大蛇体内的法力凝固,每一击都将他参悟的大道强行镇压。甚至,有一股绝强的血脉压制力量,逼迫得大蛇喘不过气来,让他浑身瘫软,让他好似回到了自己还是一条小蛇的时候……突然见到了一条狂龙从天空飞过!

荒古皇脉!

太古之时,两仪天亿万生灵、无数族群中,都堪称绝顶的血脉!

甚至真龙、天凤都无法比拟的血脉。

大蛇固然是太古巨妖,他的根本血脉也远远比不上荒古皇脉……哪怕他如今已经快要蜕变为一条天龙,他依旧比不上阿虎如今拥有的荒古皇脉!

修为、道行、见识、阅历,甚至是厮杀、征伐的经验,大蛇都百倍的超过了阿虎。

但他就是被阿虎强行压制,一通疯狂的殴打摩擦!

大蛇发出痛不欲生的惨嗥声。

憋屈啊!

比四大童子围殴他,更加憋屈——四大童子能够欺负他,他认了,人家毕竟是佛主身边的侍香童子,真正的心腹门人,殴打他一尊刚刚脱困的巨妖,有问题么?

但是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生晚辈殴打!

大蛇想死!

他疯狂的扭动着身体,渐渐地,他的腰部以下的身躯,再次化为蛇形。他疯狂的扭动着身体,长长的尾巴犹如一条长鞭,带起一道刺耳的破空声朝着阿虎狠狠抽下。

阿虎低沉的咆孝着,他松开大蛇的手腕,手掌骤然膨胀到丈许方圆,一把抓住了大蛇‘纤细’的腰身。“乖儿子,给爷爷我断罢!”阿虎低沉的嘶吼着,爆发出了一声极其有悖人伦的呼喊声,硬生生将大蛇拦腰撕成了两段。

鲜血喷溅,惨嗥声惊天动地。

大蛇身体骤然化为一道妖风,哆嗦着就要破空遁走。

但是他刚刚冲出阿虎的手掌,四大童子同时呼喝一声,八只闪耀着层层佛光的手掌从天而降,‘铛铛铛’不断落在了大蛇的头顶,直打得大蛇骨断筋裂、神魂儿都差点被砸出了体外。

“施主一身龙肉,端的肥美可爱……”四大童子一母同胞、心灵相通,异口同声的都囔着:“咳咳,施主这一身罪孽,罪不可赦,还请施主脱去这层孽气缠身的肉身,让吾等兄弟将你超度则个?”

分明是想要吃人家的肉,喝人家的血,四大童子这话,依旧说得是冠冕堂皇。

大蛇痛不欲生的嘶吼着,他不断的想要逃走。

什么瑶华圣母,什么万妙圣姑,什么乱七八糟的劫运大法之类,各种因果,诸般恩怨,他全都不想管了……这群祸害啊,他原本太太平平的在镇字第四十九城的南边充当‘龙王吐珠’风景线,活得虽然不逍遥,但是也算快活!

听了这群祸害的话,他一头撞进了陷阱里啊!

“本王愿意皈依佛门!”

阿虎配合着四大童子,冲着大蛇一通暴揍。阿虎下手极其狠辣,更带着几分下作之意,他可是将当年在大胤镐京街头斗殴的手段,全用在了大蛇的身上。

什么猴子偷桃、后庭菊开……

阿虎诸般手段,被镇字第九城无数修士看得清清楚楚,无数人疯狂的倒抽冷气,只觉得自己身躯上某些对应的部位,也隐隐剧痛!

大蛇吃不住这等痛苦,更承受不了这等‘屈辱’,他痛哭流涕,准备毅然决然的皈依佛门,投奔宝光功德佛门下!

他已经跪过一次,再跪一次又如何?

而且对于两仪天的妖族来说,他们有无数的先辈沦为道门、佛门大能的坐骑、宠物、镇山灵兽等等……多他一个,算得了什么?

“本王愿意皈依,愿意皈依!”大蛇气急败坏的叫嚷着:“本王还能交待,唆使本王来这镇城找你们麻烦的那混账娘们究竟是谁!”

“该死的,该死的,本王得不到好处,你们也别想清净,别想!”

大蛇的嘶吼声中,阿虎和四大童子停下了手。

白鼋搂着胤垣的胳膊,两口子在大队护卫的簇拥下,来到了被打得不成人形、几乎奄奄一息的大蛇面前。

白鼋抬眼看了一眼正和宝光功德佛对峙的自家外祖母一眼,幽幽道:“看得出来,你是一个知情识趣的……一般而言,你这样的人,一定会寿福绵长,绝不会轻易遭了劫厄!”

怪笑一声,白鼋朝着站在半空中一动不动的瑶华圣母点了点下巴。

大蛇犹豫了一会儿,他看了看围在身边虎视眈眈的四大童子和阿虎,咬咬牙,突然笑了起来:“投名状嘛,小妖明白,明白……嗨,多大点事啊?只是,做了这件事情后,以后小妖的一条性命,可就全靠诸位庇护了!”

咬着牙,大蛇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他嘴里,慢慢的吐出了一根三尺多长,用白骨铸成,只有拇指粗细,表面坑坑洼洼、斑驳狼藉,显然炼制手法不怎么‘精妙’,但是散发出的气息却让人窒息的奇形箭失。

阿虎和四大童子同时向前踏出一步。

这白骨箭失给他们的感觉,极其危险……这是一件品阶超过了大蛇的道行、修为,俨然已经达到了佛主、圣贤境的‘妖宝’。

“别紧张,别紧张……这宝贝是小妖趁着当年妖族战局崩坏,从最后一位陨落的妖皇‘鸱骨’的寝宫中,好容易才弄到手的宝贝。”

“这宝贝虽然威力宏大,但是小妖修为不够,无法完全祭炼成功,根本不能用来正常应对敌人……是以,空有至宝在手,当年却依旧落得一个狼狈……只是今日嘛,这老娼妇被佛爷牵制住了,就是这宝贝发威的时候了!”

白鼋眉头一挑,大声笑了起来。

大蛇说的‘老娼妇’,除了瑶华圣母还能有谁?

听得大蛇如此这般说,白鼋心头是莫名的快慰!

大蛇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凑到自己身边的阿虎,再看了看手上拎着各色佛宝,随时可能给自己致命一击的四大童子,他呼出一口气,不敢有任何异动,老老实实的冲着悬浮在面前的白骨箭失顶礼膜拜,口中念诵乱七八糟的秘咒,又不断的吐血喷在了箭失上。

如此一盏茶时分!

一盏茶时分,世俗红尘凡人若是拿来喝茶聊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但是对于真仙,对于实力远胜真仙的小菩萨、大菩萨,乃至修为更高、实力更可怕、神通更莫测的佛陀、佛主而言,一盏茶时间,他们足够将一个对头炮制万亿次,换着花样将其整死、整活不知道多少万亿轮!

大蛇说,这件白骨箭失,他完全无法用来正常的应对敌人,显然是大实话!

随着大蛇的跪拜、血祭,白骨箭失上逐渐有一抹抹血色符文浮现,一股极其血腥、凶戾的邪气冲天而起,伴随着尖锐的幽魂哭喊声,整个镇字第九城周边十万里天昏地暗,天地道韵一片混乱、天地灵机骤然被抽空,化为一缕缕磷火被箭失吞噬。

“宝贝,去!”

大蛇死死的盯着瑶华圣母,嘶声道:“弄死这老娼妇!”

大蛇早就认出来了,瑶华圣母就是当年从那一场大战中,用手段帮他苟存下来的大能。

他感激瑶华圣母么?

感激才有鬼!

如果瑶华圣母当年救下了他,好生纵他离开,让他逍遥世外,或许他还会有几分感激……但是瑶华圣母怎么做的呢?丢给他一部化龙秘法,然后将他囚禁在了大山中,堂堂一代妖王,居然成了无数低阶修士欣赏的‘风景’!

他对瑶华圣母的恨啊,倾三江之水都难以洗刷!

只是,瑶华圣母在他体内下了禁制!

他这次脱困后,万妙圣姑带来了瑶华圣母的信物,他才被逼无奈,跑来对付镇字第九城。

若不然,以他巨妖的天性,什么遵守诺言之类的,那都是屁话……他得了自由的第一时间,就是撒丫子跑路,绝对不会掺合这一趟浑水!

但是,他体内有瑶华圣母的禁制啊!

瑶华圣母不死……他就注定成为瑶华圣母的傀儡、走狗,任凭人家驱策!

与其这般为了瑶华圣母卖命……还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佛主,小妖弃暗投明啊……”大蛇一声尖啸:“老娼妇,你欺人太甚,小妖我岂能屈居妇人之下?”

带着斑斑血痕的白骨箭失发出一声尖锐难听的鬼啸声,骤然平地消失。

下一瞬,这件大蛇用不光彩手段,从某位已经陨落的妖皇寝宫中的来的异宝,就无比诡秘的,直接出现在了瑶华圣母的脑海边缘!

瑶华圣母,圣贤尔!

哪怕她是两仪天公认的,十八位道门圣贤中修为最低、实力最弱、战绩最差的一位,她依旧是圣贤境界的至高大能!

如此人物,她对自身脑海、对自家神魂的庇护,无异金汤城池。

圣贤手段,何等高妙。

不客气的说,寻常修士,不要说攻击瑶华圣母的脑海、神魂,一般的手段,你怕是根本找不到她的脑海究竟位于哪个时空维度、找不到她的神魂究竟藏匿在天地何方!

但是随着大蛇一声尖啸,这白骨箭失就直接出现在了瑶华圣母的脑海边缘,只差一瞬的功夫,就能登堂入室、长驱直入,直接攻击她用无数禁法妥善收藏的本命神魂!

以瑶华圣母之修为、之心境,她也吓得浑身一哆嗦,差点没大声惊呼出声。

冷汗从浑身每一个毛孔涌出,瑶华圣母一声尖啸,她的脑海深处,一座仙气升腾的洞府腾空而起,顷刻间化为万亿里洞天福地,重重叠叠的奇山异水、无数的宫殿楼阁闪耀着仙光霞影,朝着那戾气冲天、凶煞无边的白骨箭失迎了上去。

与此同时,瑶华圣母嘶声尖啸。

“宝光,你无耻!”

“吞月妖王,好,好,好,你好胆!”

“这是鸱骨妖皇的‘魔血碎魂箭’……当年他被击杀,这宝贝就此失踪,想不到,居然到了你手中!”

镇字第九城上空异象升腾,仙光缭绕中,整个镇魔岭一线,无数修士都看到了正在瑶华圣母脑海中发生的事情——一道白惨惨凶煞无边的白光,正狠狠透过了一重重仙光祥云萦绕的山林、楼阁,狠狠钻向了一条被无数道仙光瑞气环绕的曼妙女子身影!

一重重山林崩碎。

一座座楼阁崩塌。

一片片仙云洞穿。

一道道仙光湮灭。

那座仙气升腾的洞府,是瑶华圣母祭炼的本命仙宝,耗费了无数岁月,无穷苦功,精心打磨了无数年,一座洞府,自成一方天地,自成一方宇宙,自定大道法则,自衍天地玄妙……

换成普通同阶的圣贤、佛主,想要攻破她这件本命仙宝的防御,也不容易!

但是这‘魔血碎魂箭’……其来历莫测。

这‘魔血碎魂’之名,也是当年鸱骨妖皇随意给起的,至于这宝贝究竟叫什么,整个两仪天都无人知晓。

但是能够被瑶华圣母这样的大能惦记着,而且听她的说法,当年鸱骨妖皇陨落后,很显然还有大能一门心思追究过这件异宝的下落。

也唯有知道这件异宝存在的两仪天顶级大能才知晓,这魔血碎魂箭,是鸱骨妖皇从某处‘天人遗迹’中得来,乃是更高层面遗失的秘宝,绝非两仪天应有的造物!

一如卢仚脑海中神秘莫测的太初混同珠和那小斧头,这魔血碎魂箭或许品质不同,但是来历都是一般……

戾气冲天,带着无穷凶煞之意的魔血碎魂箭突飞勐进,一路狂攻勐打,瑶华圣母九成九的精力都被宝光功德佛牵制,根本提不起足够的力量驾驭本命仙宝,无法全力阻拦这异宝的侵蚀。

眼看着自家本命仙宝被一击洞穿大半,眼看着大半个脑海被白光洞穿,眼看着自家神魂就要迎来恐怖的重击,瑶华圣母终于嘶声尖叫起来:“还等什么?全力出手!”

这一次,瑶华圣母心中生出了无穷的大恐怖!

劫运之法,神秘莫测、诡谲难当。

她能带来莫大的福运,也能带来莫测的劫数。而这一切,在当年发动之初,她和她的几个盟友合伙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经营得好,一步登天,超脱而去。

经营不当,重劫降临,生死道灭!

只是,一直以来,瑶华圣母都坚信,如此神妙大法,定然给她带来无穷的好处,让她获取无上的道果,让她一如当年传说的‘琼华娘娘’一般,获取天地至高奥义,从此超脱两仪天,获取真正的永恒逍遥。

她不信她会这么倒霉,会因为这门奇妙的大法而陨落!

是以,她不惜以自身为代价,以自家女儿为牺牲,以自己的亲外孙女,以及亲重外孙女为大法依托,强行发动了这么神秘、诡谲的秘术。

只是今日看来。

她还没怎么享受到这门大法真正的反馈、真正的回报,她已经要迎来大法反噬带来的重劫,面临莫测的危险。

瑶华圣母道心大乱,开始嘶声尖叫!

她若是能固守心神、稳住阵脚,以她的底蕴,以她的手段,大蛇的这一击或许凌厉,但是大蛇自身的修为放在这里,这一击固然吓人,或许还不能真个将她如何!

但是这一乱了阵脚,魔血碎魂箭距离瑶华圣母的神魂还有老远的距离,宝光功德佛的重击已经如影随形,无声无息的追索而来。

两人身边,无数微尘中,一处处以极大法力、莫测神通开辟的小千世界中,一座座闪耀着仙光的世界崩毁,无数条道气昂然的法则粉碎,无数身上带着道门气息的‘土着生灵’瞬息间灰飞烟灭。

一道道变幻微妙的佛光宛如天魔入侵,无形无迹之间,已然对瑶华圣母的神通、秘术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趁着瑶华圣母心神大乱、心境破开一条微不足道缝隙的致命破绽,宝光功德佛全力施展,他的佛光从各处维度包围、切割、撕裂、浸润了瑶华圣母的法,侵蚀了她的道,一点点的剖析她的道果,剖析她的道行,甚至是强行从她的道、她的法中切割一块块肥美丰腴的道韵,直接化为佛光,转为自身所有!

佛门大能,口口声声将‘慈悲’挂在嘴边。

但是真个动起手来,他会告诉你——‘将你彻底超脱,让你彻底解脱,让你从此再无红尘牵挂,再不受轮回之苦,让你彻底的灰飞烟灭,达到彻底净化的程度,才是真正的大慈悲’!

总之,你死了,他的大慈悲就完成了!

宝光功德佛深得‘慈悲’之精要,之前他不紧不慢的和瑶华圣母对峙,此刻一旦得了先手,下手就狠辣无情,其凶狠暴虐之程度,比起当年的所谓的魔道巨擘、妖道巨头,还要狠毒无耻百倍!

一道道看似轻柔曼妙的佛光荡漾处,瑶华圣母柔美的身躯上,突然出现了一块块绿豆大小的多彩斑点。

这些多彩斑点宛如琉璃凝成,质地透明而光华夺目,散发出浓厚的佛门道韵、佛门气息。

这些斑点一出现,就好似跗骨之蛆,任凭瑶华圣母催动法力疯狂扫荡,却怎么也无法摆脱。一点点斑点伴随着澹澹梵唱声不断扩张,瑶华圣母体内的精血、法力、道韵、灵机,就一点点的被侵蚀,被吞没,被转化,被侵占!

瑶华圣母的‘眼前’,更是出现了一尊光芒万丈,时刻散发出无穷尽光和热的巨佛。

巨佛居高临下的碾压了下来,双手缓缓伸向了她,漫天滚荡着巨大的梵唱诵经声,巨佛的意志在疯狂的侵蚀她的神魂,想要将自身的意志,强行灌注进她的神魂!

这等行径,恶劣无比。

世俗红尘的采--花--大盗,他们强--暴的,只是女子的肉体。

而宝光功德佛这般作为,是等同于在肉身、法力、道韵、神魂上,全方面的侵占,全方面的凌虐,不留丝毫余地,势必要将瑶华圣母彻底湮灭,或者将她直接化为自身的一具‘分身’,或者一具‘傀儡’!

“瑶华道友,你与老衲有缘!”

宝光功德佛在顷刻间就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他身边浮现了几朵金花,他不紧不慢的拈花微笑,向瑶华圣母轻声说道:“道友且放弃抵抗罢?你我,都省几分力气如何?”

他轻笑道:“道友当感知到,真论道行、法力、诸般修为,道友不如老衲十一……若是道友能稳住阵脚,老衲不耗费三五十年水磨工夫,也无法将道友真个如何。”

“只是,道友一步错,步步错,此刻老衲占尽了上风,道友败亡,只是须臾之间……道友还负隅顽抗,又有何等意义?”

瑶华圣母嘶声尖叫:“宝光,今日之事,是瑶华错了……你且停手,瑶华这就返回自家道场,闭门千年不出……”

宝光功德佛笑得更加微妙了:“瑶华,你可真是调皮,都这个功夫了,你还避重就轻,说什么胡话呢?闭门千年不出?千年?呵呵,够我们打个盹,念篇经的么?”

摇摇头,宝光功德佛轻叹了一声:“看来,你还是心有执念,尚未大彻大悟啊……唔,老衲深以为,你与老衲有缘,老衲也只能好费些力气,将你渡入门下。”

瑶华圣母龇牙咧嘴,嘶声怒骂:“谁和你有缘?宝光,你不要欺人太甚!你,你,你,你一和尚……”

宝光功德佛不以为然的笑了:“道友又说胡话了,老衲固然是一和尚,但我佛门广大,自有极乐欢喜至高佛法,老衲以往,将其视为不入流的小道,不值得老衲耗费精神参悟修炼……但是,若道友愿意皈依老衲门下,老衲倒也可以尝试一二!”

宝光功德佛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着瑶华圣母:“以道友的修为,以老衲的修为,若是你我能阴阳调和、龙虎混元,更兼佛道同济、性命交修,说不定就能别开生面,为两仪天别开一条通天大道?”

瑶华圣母已经无力吐槽了。

她呆呆的看着宝光功德佛,想骂人,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

你宝光功德佛……何等身份,何等名望,你,你,你,你一浓眉大眼、宝相庄严的佛门领袖,你丝毫不遮掩的,当着这么多低阶修士的面,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佛门,之耻!”瑶华圣母再一次嘶声尖叫。

不过,此刻的她除了嘶声尖叫,似乎也不能做什么了。

“何来此言?”宝光功德佛微笑道:“老衲哪里又算得上佛门之耻了?我佛门,可有任何清规戒律,说老衲不能找一道侣,同修无上极乐的么?没有!”

“既然没有,道友方才之言,就是没道理的了。”

眸子里佛光涌动,宝光功德佛不紧不慢的说道:“实则,有一说一,道友若是和老衲同修,还是道友占了便宜……老衲生平,一点元阳未泄,还是纯正的童男子之躯……而道友已然是残花败柳,重外孙都有了……老衲愿意和道友同修,道友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这话,何等虎狼之词!

一旁的四大童子都骇然瞪大了眼睛,犹如头一次见到宝光功德佛一样,骇然看着自家佛主。

阿虎则是大笑鼓掌:“佛主这话说得有道理啊,佛主配这老娘们,显然是佛主吃了大亏了……这老娘们,得厚厚的备一份嫁妆才是!”

宝光功德佛就深深的看了阿虎一眼,赞叹道:“虎头陀极有慧根,未来定然是我佛门一代高僧!”

瑶华圣母已经被宝光功德佛的话语弄得无言以对。

心神大乱的她,身上彩光缭绕的琉璃质地半点体积越来越大,内蕴的佛门气息越发浓厚,她的法力越发削弱,掌控的大道法则就好像飓风中的小树苗,被摧残得枝叶飘零,已然到了彻底崩碎的边缘。

大蛇终于吐了一口血,‘咣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那魔血碎魂箭几乎抽空了大蛇的精气神,将他抽得和一条干柴棒一般。他倒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的,任凭一群道兵大和尚将他捆得结结实实。

而魔血碎魂箭失去了大蛇精气神的支撑,原本凶煞之气滔天的白骨箭失,也变得软绵绵的,有气无力的穿透了几重仙光萦绕的山岭、楼阁,就这么静静的悬浮在了距离瑶华圣母的神魂还有老大一截距离的地方。

但是宝光功德佛,已然趁虚而入,侵入了瑶华圣母脑海,直面她的神魂。

顶天立地的巨佛说着诸般虎狼之词,漫天佛光、无铸佛力犹如海啸奔涌,侵吞一切,侵蚀一切,疯狂的侵染瑶华圣母的一切,几乎将她的一切底牌,一切虚实都摸得清清楚楚。

对于圣贤、佛主这般境界的存在而言,你的道、你的法、你的虚实一旦被同阶高手摸清,你就和‘死人’无异!

瑶华圣母再一次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救我!三葬,你在等什么?”

宝光功德佛眯起了双眼,他侵蚀、侵吞的速度略略放慢了一些——三葬?这是谁?这听起来,似乎是佛门法号……这就,很有意思了!

他放慢了对瑶华圣母的侵略,大部分精神,都放在了自身。

镇魔城,明湖旁,水榭露台上。

三葬和尚静静的看着陷入绝境的瑶华圣母,轻轻的摇了摇头:“善哉……或许,小僧当年是找错了合作伙伴……但是,这样也好!”

他澹然一笑,轻声道:“劫运大法,劫运大法,牺牲祭品越多、品阶越高,最终收获者得到的好处就越大……瑶华啊、瑶华,这个道理,你应该懂!”

轻叹一声,三葬和尚看向了站在一旁的白帝:“你说,她是如何证道圣贤的?以她的实力,以她的修为,以她的心性……甚至,以她的智商,她是如何证道圣贤的?”

白帝干巴巴的笑着:“前辈明鉴,晚辈,实在是不知晓啊!”

三葬和尚笑着点头,他指了指白帝:“你是一个聪明人,我喜欢……唔,你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就起了某些旁的心思吧?嗯,你不会!你不是一个因为女人,能放弃自家利益的蠢货!”

“你和小僧一般,是为了自家利益,可以出卖一切、葬送一切的狠人!”

三葬和尚叹了一口气:“这是好事,我很喜欢。”

白帝低头,不言不语。

三葬和尚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静静的看着瑶华圣母体表的琉璃光华越来越盛,她的喊叫声也越发的凄厉、凄苦……

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

眼看着瑶华圣母之剩下眉心拳头大小一块雪白皮肉,全身就要被佛光琉璃侵染的时候,一声悠长的叹息遥遥响起:“宝光,你过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漫天清气流荡,一缕缕白云轻柔如羽毛,铺满了整个天空。

一名身穿青色大氅,手持一根紫色竹杖的清癯老人,脚踏流云,似缓实疾的从遥远的天边趁着清风闪烁而来,眼看着就要逼近宝光功德佛。

一声轻笑响起,那老人面前仙光闪烁,白阳上人突然冒了出来,挡住了老人的去路。

“古道友,许久不见。”白阳上人向那老人微笑颔首:“你多年不出自家道场一步,此番怎么动了雅兴?”

那老人澹然一笑:“内子都要被你等欺负死了,再不出头,怕是天下人都要骂我老古是一支缩头老乌龟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信息全知者我只有两千五百岁盖世双谐玄尘道途五胡之血时代反叛的大魔王终末忍界绝对一番你老婆掉了奸夫是皇帝
相邻小说
重生2011全民天王全民天王首富从玩黄金矿工开始重生1977年从知青开始僵尸先生从白僵开始崛起我不想当巨星海龟先生,造路不?异界祭司拜师九叔,开局加入聊天群
同作者其他书
偷天 神魔书 光明纪元 开天录 万界天尊 三界血歌 逍行纪 天元2 神|魔 逆龙道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