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十四章 登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新年到来之时,整个大唐就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一切经济、政治、军事活动都停止了,家家户户都团圆在一切,尽享欢乐时光。

邵树德留在洛阳,一直“加班”到了正月十五上元节。

洛阳人气还不是很旺,总共两万上下吧,还不如洛阳、河南二县热闹,但邵树德还是兴致勃勃地登上了浴日楼,俯瞰全城。

“还是定鼎门东一街热闹。”邵树德看着灯火辉煌的明教、宜人、淳化、安业、修文、尚善六坊,赞道。

其实城区范围内有两万人已经不错了。这又不是战时,乡下人口为躲避战乱涌进城里。正常情况下,居住在城区内的人口并不太多。

天宝年间,整个河南府也就一百多万人,真正住在洛阳城里的,算上皇宫里的人口,撑死二十来万。

洛阳多了个神都苑,因为用城墙圈了起来,且在里边修了宫殿,因此面积比长安城大,但如果扣掉这个皇家猎场,居住面积是不如长安的。长安盛时,被围墙圈起来住在城里的,算上流动人口,最多也就六十万,如果算上住在城外的,才有百万之众。

洛阳不如长安大,有个二三十万人已经非常密集了。再大,技术上承受不了。

定鼎门东第一街六坊算是宅邸修复最多的里坊了。

一坊能住多少人,这个不能一概而论。如果都用来修高官宅邸,那确实住不了太多人,比如隋炀帝给儿子造豪宅,直接用了宜人坊半坊地,那么理论上宜人坊只能住两户人。

但如果全给小门小户造房子,则能住数百户。

事实上一个坊,既不可能全批给达官贵人造豪宅,也不可能全是小门小户,实际情况居于两者之间。

明教坊,目前住了大约二十多户人。以宋乐、赵珝、王班三家的官最大,另外约二十户人家,多为小军官、小文吏,由下面人拟定名单,邵树德陆续赏赐出去,毕竟武人需要酬功,积年文吏要熟悉业务,也需要他们干活。

明教坊大概还有十余户的空间,不打算造大宅子了,尽量配给下级军官或文吏。

别的坊,也需要预留一部分给平民百姓,毕竟商业、百工之类的人也需要地方住。

整个洛阳城区,大概有个三万户顶天了,再加上宫城、皇城内的人口,常住人口大概在二十五万左右,加上进进出出的流动人口,最多三四十万人,不会超过四十万。

明教坊人口虽然不多,但消费能力较强,故吸引了很多商徒、工匠之流。大户人家仆婢也多,处处张灯结彩,竟然比城东那些张全义时代的人口密集的旧坊声势还要浩大。

杜洪站在邵树德身侧,踮起脚尖看安业坊。

安业坊最大的宅子一片漆黑,显然没人住,那是夏王长子邵嗣武的豪宅。

陈长史的宅邸亮起了灯,他本人应该还在汴州,但家小都在洛阳,这会都在过上元节呢,院内院外煞是热闹。

杜府内外也挺热闹。杜洪一家子几十口人,都搬了过来。还好,户部侍郎府邸的规格,几十口人住进去还算宽敞,杜洪没什么不满意的。

安业坊内有不少铁林军小军官的宅子,小门小户,不大。杜洪与他们聊过,房子不如乡下的大,但住着很开心,毕竟是洛阳城的宅邸,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他们能住进来,得亏夏王还记得他们这些出生入死的老人,不枉以前与贼人死命拼杀了。

赵肃则看向定鼎门东二街第一坊乐和坊。

他刚刚得到了宅邸赏赐,还不小,听闻以前是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建昌郡王武攸宁宅。

以他的身份,本不应该得到这种宅邸的。不过与夏王谈得顺利,得了赏赐,这就是别人羡慕不来的了。

龙剑镇面临着李茂贞巨大的压力。目前成都方面派人招降,来来回回谈了几次,谈不拢。

李茂贞肯定不愿意龙剑利阆茂五州不在自己掌控之中,必欲夺之而后快。即便投降李茂贞,肯定也保不住地盘。

而夏王这边呢?与李茂贞一般无二,同样要龙剑五州的地盘。

父亲目前的态度是谁也不投,就守着自家地盘,传给子孙后代,永世为基业。赵肃理解并赞成父亲的这种想法——大兄赵业在草原上过活,以后龙剑镇还不是他赵肃的?

不过,如果与李茂贞作战不利,那么就必须择一投靠了。

其实不用选择,肯定投夏王。

也就是说,赵氏的首要选择是自立割据,如果割据不了,抵挡不住李茂贞,再投夏王。

夏王是个精明人,一定也看穿了他们的小心思。事实上只要是个武夫,都能猜到他们的想法。不自立割据到山穷水尽,你就投了,那不是畜生是什么?

夏王也是个宽厚人,他没有为难赵氏。只是嘱咐他们整备兵马、器械、钱粮,好好抵御李茂贞。如果兵力不济,可至河陇、灵夏募兵。

赵肃一听就大喜。当初南下龙剑的本钱,就是在横山募兵得来的,此时正需要这些吃苦耐劳的劲兵来援。

河陇承平多年,以河西镇为例,竟然有数十万口人,除了大范围放牧以外,靠种地根本养不起,因为没那么多水;鄯、廓二州及左近草原,三四十万吐蕃,穷得掉渣;关北听闻人烟稠密,光夏州就有十万人,已是天宝年间两倍,灌既农田怕是都要把无定河的水用干,夏王一定也很想消耗这些多余的人力。

作为回报,赵肃代表龙剑镇表示恭顺,许诺夏王大军一至,则举镇来投。至于到时是不是履行诺言,则要再看,反正这会大家都言谈甚欢,气氛融洽。

反观山南西道,则没那么恭顺了,今日也没见到诸葛昶前来。

赵肃又默默找了一圈,确实没见到诸葛昶,应该是谈崩了。其实他也理解,换他在兴元府,也不愿降,除非实在没有割据自立的希望。

“殿下,昔年武后鼓励京兆府、同、华百姓移居洛阳,免三年租税,以实神都户口。殿下或可用此策,尽快让洛阳充实起来。”杜洪说道:“如此,则明年更有一番盛景。”

yawenku.com

“河南府的人并不少,十一万六千余户、五十一万三千余口,已近天宝之半。”邵树德说道:“小小尹洛盆地,养不了太多人。纵然活人百余万,一户不过十余亩薄田,又有何用?到头来,还得靠全天下赡之。”

杜洪诺诺无言,不敢再说了。

“洛阳,急不得,慢慢来。”邵树德说道:“况我还有军士家人需要安置。无需鼓励关中移民,洛阳的人口自己就会充实起来,比你我想象得都要快。十年、二十年以后,你怕是要担忧洛阳人太多了。”

杜洪干笑两声。

“不过,田舍夫不需要,富户豪强却是可以迁移部分过来。”邵树德说道。

说罢,他状似无意地扫了一眼站在角落里的赵麓。

作为赵犨的长子、赵珝的侄儿,内定为陈许镇接班人的赵麓早早就得了洛阳宅邸赏赐,即位于乐和坊的原工部侍郎李适宅。

但他至今未搬过来住,家人也没有过来,甚至宅邸内空空荡荡,什么家具都没置办。

赵麓仿佛感受到了邵树德的目光,勉强笑道:“殿下所言极是,洛阳好风光,好景致。过了春社节,我便遣人装饰一下新宅,再把家小从许州接来。”

邵树德含笑点头,道:“明日我让人送一些金银器过去,新宅不能太寒酸了。”

有关许州削藩之事,基本没有大的问题,但从过程来看,赵家的抵触情绪十分强烈。

他们没想到刚刚送出去陈州没多久,竟然连许州也保不住了,这事换谁都不澹定。

不过总算也有脑子,在看到蕲州战场淮军大败,战场逐渐东移之后,他们外联杨行密的希望破灭,便不敢硬顶了。

邵树德又趁机点了点赵匡凝移镇荆南之事,许州赵氏便服软了,虽然很不情愿。

武夫啊武夫,邵树德算是服了这些人,脑海里的思想钢印太深了,都得用尿滋醒他们。

原本数量庞大的附庸藩镇,今年以来费尽心机料理,成果还是蛮大的。

河中镇趁着叛乱与战事,虎口夺食,直接硬抢下来了。但前面很多年的努力也不能忽视,毕竟夏军在那里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河中上下隐有畏惧,不然也没那么简单。

陈许镇通过赤裸裸的威胁,包括但不限于调集大军围剿等等,算是勉强压服了。

襄阳赵氏移镇,这算是威逼加利诱,但多年来的切香肠、掺沙子及外部环境的压力,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鄂岳镇是老丈人动的手,背刺杜洪,干脆利落拿下。

龙剑镇山高皇帝远,若非有李茂贞的现实威胁,邵树德敢肯定,赵俭、赵肃父子绝对会抵抗削藩。如今他们还在摇摆之中,侥幸之心还没完全消除,不被李茂贞痛打一顿,丧失全部失望,是不会甘心的。

诸葛仲方算是明着抵抗削藩了,不愿交权。但他话说得很漂亮,又是派儿子来洛阳,又是奉上财货,但要交出治权和兵权,却怎么也不肯。

唐邓随是老丈人主动交出来的,作为交换,鄂州基本交给折家在管了,上上下下的官员安排了一大堆。

淮西镇比较棘手,邵树德将其放到了最后面。

他打算找个时间,好好与折嗣伦谈一谈,前提是先摸清楚大舅子的想法。有些话一敞开说,双方就都没有后退的余地了。脸一旦撕破,再想恢复如初也没那么容易。这事需要一个契机,也需要足够的利益交换。对折家,他暂时不打算使用强硬的手段。

但这事也不能拖得太长。所有历史遗留问题,在登基前都要解决,不能弄夹生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信息全知者绝对一番终末忍界奸夫是皇帝反叛的大魔王你老婆掉了盖世双谐五胡之血时代玄尘道途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相邻小说
我是足球经纪人师尊:求求你别低调了师尊来自疯人院[穿书]说好对师尊大逆不道呢团宠师尊带着系统又翻车啦那人那狗那炊烟从诡异开始收容把主角碾成渣(快穿)武者通天路异世痞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