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大文学移动版

m.dwxdwx.com

第三百零五章 我的父亲夏侯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司马炎能够广纳谏言。

山涛、裴秀等晋国重臣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他们最怕的就是皇帝不听规劝,一意孤行。比如隔壁吴国的那一位“名声在外”的君王。

谁敢直谏,就杀谁。

看哪个不顺眼,就诛全家,妻女充入宫中,纳为美人。

孙皓不知道,因为胡作非为的缘故,他已经有了“灭门君王”的响亮名号。

“陛下,那赵广对伪汉投我大晋之人,如谯周、阎宇等贤臣良将,个个赶尽杀绝,甚是凶残之至,与那吴主孙皓一般无二。”

“而今,张华眼拙被伪汉蒙蔽,竟然叛我大晋,实在罪不可怨。不过,为扬我大晋之名,彰我大晋之德,臣恳请陛下开恩,念张华旧日之功劳,对其家人示之以恩,以此向天下显示陛下宽宏之心。”

山涛心情甚好,跟着也再提了一个建议。

荀勖眼睛一亮,这一回终于抢了个先,急上前道:“敌厉而吾宽,敌暴而我仁,天地之运转自有公道正理。陛下,司徒公这主意甚好,我们反其道而行之,那天下人看晋汉,看到的是陛下宽宏大量,有仁主之风,而看那伪汉,则是赵广却残暴不仁,如地狱阎王,恶鬼上身。”

“臣附议光禄大夫之言,以仁治国,以仁招士,长此以往,天下人心归我大晋矣。”

晋国重臣中,聪明人不只是贾、荀二人,在山涛之言后,其余官员也纷纷出言,支持司马炎宽仁大度的主张。

“众卿,深知朕心。”一番讨论之后,司马炎最后拍板。

晋国朝堂派出山涛、王戎两个使者、御史,去洛阳调查真实情况。

司马炎在两人临行时特别交待,张华的事情若是真实的,人各有志,不用多追究了,他司马炎做人一向宽宏,不是赵广那种斩尽杀绝之人。

再说了,张华的年纪只有四十来岁,他的能力还没有完全的显现出来,司马炎虽然觉得张华投了赵广有些可惜,但若是因此能树一面宽仁的牌坊,倒也是一件好事。

张华不掌兵权,放过也就放过了。

羊祜却是不然,若是羊祜心向伪汉,投奔赵广,那洛阳城头的大王旗就要换了。

司马炎虽然已经迁到了开封,洛阳这个旧都事实上已经弃了,但这并不等于他甘心放弃洛阳,把这座名城重镇留给赵广。

——

来去又匆匆。

洛阳城头。

大晋的旗帜依旧飘扬,显得是那样的孤立无助,当然,这只是羊祜的心境使然,其实旗帜还是一样,有风则动,无风垂落,这是自然的规律。

羊祜、羊篇、夏侯英从渑池返回,三个人的心思各不相同。

羊祜神情黯淡,眼眸中的疲惫一看即知,去渑池时他和张华两个人,回来却只有一个人了,张华这个“叛徒”,估计早就有心投汉了,只不过一时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与赵广的一番叙谈,让羊祜近距离的接触了被称为“赵阎王”的汉国实权大将军,赵广平易近人的态度,博学多闻的知识,还有求贤若渴的心意,都让羊祜感到与众不同。

司马炎的宽宏,就是刻意做出来给大臣、将领们看的,一个笑容,一次赏赐,都带着塑造“仁君”形象的目的。

而赵广则不然。

从攀谈中,羊祜能感受到,对赵阎王这个绰号,赵广并不在意,甚至在叙谈时,他还主动的开玩笑说,阎王也是王,而且还是阴间的王,比阳世的影响力更大。

一个刻意,一个自然。

谁更厉害,一目了然。

夏侯英和羊篇一路扶着羊祜。

夏侯英脸上忽忧忽喜,忧的是羊祜执意要回来,也不知道晋国方面会如何对待他,喜的是父亲夏侯霸去世的墓地已经知晓,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她想亲自去坟上一趟。

身为人子,这是基本的孝道。

“父亲,没有想到,你在汉国那边还有另一番的际遇。”夏侯侯喃喃自语。

夏侯霸投汉之后的事迹,魏国因为政治宣传的考虑,一时不给予报道,所以,夏侯英也只是知晓夏侯霸投了汉,却不知原来其父还被蜀汉重用,成为协助姜维征战北伐的大将。

真正的史实与罗某人的演义不同。

夏侯霸最后的归宿还算是好的,安然老去病故,这倒不是说他不想再随姜维出征,而是蜀汉后期黄皓等人当权,夏侯霸已经没有了效力的可能。

羊篇脸上俱是失落,与胡芳匆匆一瞥,让他心中留下了不灭的印象,而在得知胡芳已经身在汉国,不再是司马炎妃子时,羊篇一颗死了的心又活泛了起来。

但是,胡芳对羊篇热切的眼神却全无反应,或者说,胡芳根本没把羊篇放在眼里过。

在经历了受宠、冷落、逃亡、重生一系列的变故后,胡芳虽然还是胡芳,但已经和刚被纳入司马炎宫中的那个她不一样了。

张星彩曾是蜀汉的皇后,胡芳曾是晋国的贵嫔。

相似的经历,相似的人生,让胡芳很快就将好奇的目光投射到张星彩身上。

独立、自主、坚定、执着。

这些在张星彩身上拥有的优点,在胡芳身上也渐渐的有了影子。

“我们不是男人的玩物,我们要创造让人惊讶的奇迹!开拓西域的商路上,我们大汉商队将一往无前........。”

张星彩的话,让胡芳心驰神往,这一时,她更加的思念家乡安定郡的茫茫草原,万里荒漠。

瞧着侄儿失魂落魄的样子,羊祜叹了口气,羊篇这侄子废了,也不知道兄长羊发是怎么教育他的,心境不行,学问不行,定力更是不行。

“阿英,你早早安歇了吧,我到书房再批阅一下信札。”羊祜转头,对还在患得患失中的夏侯英说道。

这次决定回洛阳,羊祜心里其实也很矛盾。

按常理说,羊徵瑜已经不在晋国,他也没了更多的牵挂,趁着赵广中意自己的机会,投了汉国就是,反正从晋投汉的官员已经不少,也不多他羊祜一个。

但临到决断时,羊祜又觉得他还有心愿未了。

具体什么心愿,羊祜一时也说不清楚,或许就是当初对司马炎的一份承诺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绝对一番你老婆掉了盖世双谐终末忍界玄尘道途五胡之血时代反叛的大魔王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奸夫是皇帝信息全知者
相邻小说
同桌大佬又犯规同桌太无礼我的同桌是女鬼我的同桌有点冷赵云争霸传绝色狂妃半岛电台海贼王之恶魔史诗海贼王之恶魔假期海贼之恶魔狩猎者
同作者其他书
新三国策 大秦之小兵传奇2 大秦之小兵传奇 强秦